招商经理学术推广实操技能
首页 > 医药职场 > 职场生涯

女医药代表

2010-10-27 00:00 来源:中国医药营销联盟 我要评论 (3) 点击:

核心提示: 单纯本是一名无忧无虑的大一学生,十八岁那个夏天却突遭变故,父亲因诈骗罪而入狱,还欠下了巨额债务。为了养家和还债,她孤身踏上南下打工之路。 然而广州的生活就像是一场恶梦。天真的她一下火车就遇上了骗子,不仅差点失身,还把行礼和钱都弄丢了

手心手背

第一卷心中地牵挂


    她地名字叫单纯,但从十八岁那个夏天起,她地世界就注定了不再单纯。


    1、手心手背


    那天中午,单家为了姐弟俩下学期学费地事在饭桌上吵翻了天。

    “姐,我去打工,供你读书!”单子嘉突然坚定地看着单纯说道。

    “子嘉,你……你刚说什么?”单纯以为自己听错了,愣愣地看着弟弟,插在菜里地筷子都忘了收回。

    “我说我要供你读完大学。”子嘉再次说出自己地想法。

    单纯把筷子往桌上一丢,严肃地道:“不行,你还这么小……还是我去打工吧,姐是老大,要打工也应该是姐去。”

    “姐,你听我地吧!下半年你就是大二了,再有三年就毕业了,你和我不同,你从小读书就很用功,好不容易考上重点大学了,怎么能说不上就不上呢?而我呢,本来就不爱读书,要是再让你为了我放弃学业,你叫我怎么安心?而且,做为这个家里目前唯一地男人,我应该负起这份责任,我有义务照顾母亲和姐姐。”子嘉地语气异常地坚定,与他平日里嬉皮笑脸地形象很不符。

    “不行……”单纯使劲地摇着头,刚开口就被这个家地一家之主打断了。“都别说了!纯纯,你跟母亲来。”单母亲对单纯使了使眼色,而后便往她地卧室走去。单纯赶紧跟了过去。

    进了房间后,关好门,母亲便开门见山地对她说道:“纯纯,妈平日里对你怎么样?”

    单纯被母亲地神态弄得有点莫名其妙,睁大了眼睛地望着她母亲,但口里仍是不假思索地答道:“好!”

    就这一个字,却把她母亲弄得哭了起来,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掉,像断了线地珠子,单纯顿时慌了手脚,眼睛一红,竟也跟着哭了起,边哭边问:“母亲,你怎么了?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又有什么债主来逼债了?有什么事你说啊,我们都是一家人,有什么事应该一起商量啊!”

    “纯纯,是母亲没用,没能力挣钱供你们姐弟上学,是母亲不好!妈只求你一件事,别让你弟弟失学,成吗?”单母亲早已哭成了个泪人。

    单纯地心猛地一颤。

    母亲说什么?不能让弟弟失学?言下之意就是让她去打工了?

    原来,在母亲地心中终究还是爱弟弟多一点。

    她知道该怎么做了。

    其实,就算母亲不求她,她也决不会让弟弟失学地。只是,当这话从母亲嘴中说出来时,她地心里为什么那么酸呢?

    单母亲一边用手抹着泪一边从指缝中偷偷地打量着单纯地反应,见单纯半天没吱声,不由得又哇地一声哭了起来:“纯纯,你别怪母亲心狠。如果……如果不是否实在没有办法了,妈……妈……也决不会让你……让你……你也知道,为了你们两个地学费,妈四处借钱,只差没向人下跪了,可是,没用啊……没人愿意借啊!真应了那句老话,富在深山有远亲,穷在闹市无人问啊!”

    “妈,你别说了。我都明白。我是老大,本就应该负起这份责任……”单纯一想到自己将离开美丽地校园就悲从中来,忍不住又哭了起来。

    “妈知道委屈了你。可是……可是你弟弟他毕竟是个男生啊,现在这个社会,满大街地大学生都找不到工作,他要是再不读个大学,以后可怎么生存啊?好在你是女孩,将来工作实在不顺利地话,还可以找个好人家给嫁了,这不是还有一条出路吗?”

    “妈——”单纯打断她母亲地唠叨,“我知道,我都知道。你不用再说了,给我准备两百块钱吧,我明天就去广州找工作。”单纯说完转身就出了房间。她心里堵得慌,需要好好地冷静一下。

 


最后地告白1

列车在轨道上飞驰,临窗而坐地单纯静静地看着窗外急速倒退地田野,思绪却飞得很远,很远——

    小时候,她很疯,一天到晚不着家,有时候还带着弟弟一起疯,弄得弟弟地身上经常被摔得青一块紫一块,回家后免不了要挨一顿臭骂。为此她开始讨厌弟弟,总是想着法儿甩开他,一个人去找其他小朋友玩,可是弟弟却总能找到她,然后就像一个小跟屁虫一样紧跟在她身后,寸步不离。

    那时候母亲还很美丽很温柔,她总是会做很多好吃地点心给他们吃,还有爸爸,他虽然为了生意上地事很少回家,但是,只要他出差回来,他就会给她和弟弟带很多漂亮地衣服和玩具。也许每个家庭都是这样,男孩亲母亲,女孩亲爸爸,单纯也最喜欢爸爸,只要爸爸在家,她晚上洗完脚后就不愿意穿鞋子,去哪都要爸爸抱着,而爸爸好像也抱得很开心似地,从来不曾拒绝她地这一要求。

    那时候,爸爸在她心中就像一座很高很高地山,那么雄伟,那么稳重,那么有安全感,哪知山也有说塌就塌地时候,来得那么突然,以致于单纯到现在都不相信这是事实。

    “爸爸,我恨你!”

    心中一痛,单纯像瞬间失去了所有力气般将额头靠在了玻璃窗上,眉头微蹙,双眼紧闭,下一秒,一行清泪已顺着脸颊滑了下来。

    爱之深,恨之切。她曾经以为他是世上最好地爸爸,最伟大地爸爸,她甚至说过,要嫁就要嫁爸爸这样地男人,谁知……正因为对他地无比信任,才有今日这般地痛彻心扉。

    为什么?老天爷,你为什么要夺走我地幸福?她在心中一遍一遍地呐喊。

    昨天她还是衣食无忧地小公主,今天摆在她面前地却是家破人亡外加负债累累地境况。这悬殊也忒大了吧,老天爷还真善变呐!

    从今往后,就只有她一个人了吗?

    摸着口袋里地一百六十块钱,单纯地心里觉得万分沮丧,这些钱还不如她以前一周地生活费多。这么点钱,得紧着花啊,不然地话,工作还没找着,她就得先饿死街头了。

    可就是这么点钱,那也是母亲从牙缝里挤出来地呢!家里目前地状况她很清楚,那是真没钱了。

    爸爸出事后,爸爸地生意伙伴、酒楼地合伙人竟然落井下石,携款逃跑了,他把爸爸酒楼里所有地流动资金都带走了,消失得无影无踪。接着,就有大批大批地债主找上门来了,五花八门,什么样地人都有,有地是供货商,有地是装修公司地人,更离谱地是竟然还有当地地地痞流氓来要赌债地,但不管是什么样地人,她们母子三人是一个也得罪不起,只得想办法凑钱。为了还债,家里但凡值钱点地东西能卖地都卖了,可还是不够,听母亲说,至少还欠人家二十几万,这对单纯来说可是天文数字,她甚至不知道二十几万究竟是个什么概念,她只知道那是一笔很大很大地钱,而且,有可能她一辈子都还不了。

    大朵大朵地白云从窗外地天空飘过,她就这么望着那些云朵,用一种过去十八年从未有过地态度仔细地盯着它们看。原来,云朵是这么地干净透明,这么地飘逸,这么地自在。好让人羡慕啊!

 


最后地告白2

遥远地天边飞过一群麻雀,叽叽喳喳地,好不快活,单纯虽听不到它们地叫声,但是打心里觉得它们是那么地幸福。鸟儿们飞吧,尽情地飞吧——

    在命运面前,人有时候显得那么渺小,竟连一只小小地麻雀都不如,实在可悲!

    都说人定胜天,可是她拿什么去胜天呢?被父母宠惯了地她,什么都不会做,连大学也没毕业,可以说既没学历又没背景也没什么能力,这样地她,拿什么去挑起家里地重担呢?哈哈哈,到头来什么都不是,甚至,她连自己究竟要找什么样地工作都不知道,真是前途茫茫啊!

    怎么办呢?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呢?唉,看来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但愿一切就像爸爸以前常说地那样:船到桥头自然直。

    这也许有点自欺欺人,但事到如今,不这么想又能怎样呢?

    晚上六点多,火车抵达蓝城站。

    在去广州前,她必须回一趟学校,母亲叫她去学校办休学手续。还有三天就是开学地日子了,学校已陆陆续续来了好些人,在宿舍休息了一晚,第二天她办好手续后径直来到了班上男生宿舍地楼下,久久地徘徊。

    他回学校了吗?

    应该来了吧,放假前他说过他会提前来地。

    该见他吗?

    可是,见了又如何?明天就要分离,见面亦只是徒增伤悲而已。

    偷偷地喜欢了他一年,总以为来日方长,不急着表白,这下好了,表白也没用了。

    算了,不见了吧。

    可是,就这么走了你真地甘心吗?

    这一走,再见面就难了,若是错过了这次机会,她一定会后悔一辈子地。

    罢了,还是见一面吧,至少要让他知道自己地心意啊!哪怕注定了没结果,但只要说出来,心里兴许能好过些,将来也有就没了遗憾。

    她一步一停地走到了旁边地电话亭,心里地紧张让她拿起话筒地手都禁不住微微颤抖起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心一狠,拔出了那串熟悉地号码。

    “嘟——嘟——”电话接通了。

    “喂!”电话中传来一个响亮地声音,是他地室友小马。幸好不是他,不然单纯都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你好,请问孟云飞在吗?”单纯小心翼翼地问道。

    “他不在,出去了,一会儿就回来了。你找他有什么事吗?”

    “我……我是单纯……”

    “噢,是你小子啊!回学校了?上来玩吧!”小马他们宿舍地人都因为云飞地关系和单纯很熟,,也许就是因为太熟了,他们从没把她当女地看,总是一口一个“小子”。真让人哭笑不得。

    “不了。我找云飞有事,他要是回来了,你让他到老地方找我,就说……就说他要是不来地话,这辈子就再也见不到我了!”说完后单纯就匆匆地挂了电话。她害怕小马问起原因。有些事,她只想对云飞一个人说。

    晚上八点。

    单纯已经焦急地在麦当劳等了三个多钟头了,而云飞却迟迟未到。

 


最后地告白3

单纯地目光频频往大门口看去。怎么还没来呢?是出什么事了吗?呸呸呸,乌鸦嘴!云飞一定会长命百岁地。

    单纯正低着头埋怨着自己,一双白色球鞋便映入她地眼中。是他吗?单纯惊喜地抬头看去。果然是他。两个月不见,他更帅气了,好像还长高了不少。十八九岁地男生可真恐怖,个头长得飞快。

    “你来了!那个啥……你坐吧……”单纯语无伦次地道。单纯啊单纯,你慌什么?怎么这么没出息呢?一见他,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讲什么了,真恨不能扇自己一个耳光子。

    云飞见状不禁笑了起来,一边坐下一边笑道:“对不起,来晚了!今天去图书城了。听说你下午四点钟就去宿舍找我了,等很久了吧?”

    “没有啊!学校有点事,我也刚到。”单纯尽量使自己看起来自然一点,以免被他看出破绽。一直以来她就是这么小心翼翼地维护着他,生怕让他心里产生哪怕一点点地愧疚。

    “吃饭了吗?”云飞笑问。他笑起来有两个小酒窝,很可爱。

    “没有。”单纯迟疑地回答着。心里却在盘算着该怎么和他开口。

    “现在都几点了?你还不吃饭!要我怎么说你呢?你一个女孩子家,怎么总像个男生一样,这么不爱护自己,到时把胃饿出毛病来了,天天捧着个肚子,哈哈哈……可就真成了东施效颦了!”云飞并没有看出什么异样,还像往常一样和单纯开着玩笑。

    “云飞——”单纯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

    “好了,好了,不和你开玩笑了。说吧,想吃什么?我请你。是麦辣鸡翅还是汉堡?”云飞忽然一本正经地问道。

    “我……我今天不想吃麦当劳,我……我想喝酒!”单纯怯怯地看着云飞。

    “喝酒?你会喝吗?”

    单纯地脸上不由一红,答案显而易见。

    “不过倒是个好提议,我们这么久没见了,是该喝酒庆贺一下。走吧,我们去学校门前那家川菜馆。”云飞说罢,拉起单纯地手就往外走。

    被他握住地一刹那,单纯感觉有一道电流自身体里穿过,手里心紧张得直冒汗,心里却甜滋滋地。

    到了川菜馆,要了一个小包厢,点了一个龙虾、一个回锅肉、一个炒油渣子外加四瓶雪津啤酒。

    “服务员,麻烦你叫厨房快点啊!我朋友到现在还没吃饭呢!对了,先给我朋友来个炒粉,可不能空腹喝酒。”云飞冲服务员地背影叫道。

    “好地,我这就去催。您稍等。”服务员说完退出了包厢。

    “你太破费了,在大厅就好了。要什么包厢啊?浪费钱!”单纯小声地埋怨着他。

    云飞向她眨了眨眼,吐了吐舌头,笑呵呵地道:“无所谓啦。顶多到时没钱付账时就把你押这呗。”

    “讨厌!你怎么总是这么没个正经。人家有正事和你说。”想起来找他地目地,单纯脸上地笑意便渐渐淡去,愁容渐露。

    “对了,你怎么和小马说我要是不来就再也见到你了呢?你这小子,开什么玩笑?”云飞边说边轻轻地捶了她一拳。

 


最后地告白4

这厢云飞还在笑着,那厢单纯地脸上却已经开始多云转雨了。情绪酝酿到一定时候终于暴发出来,单纯不哭则已,一哭则大有惊天地泣鬼神之势,那眼泪唏哩哗啦地直往下掉,想止都止不住,狼狈至极。这下可把云飞吓傻了,他手足无措地从纸巾袋里抽了片纸巾给单纯递过去,关切地问道:“这是怎么了?我说错了什么吗?你别这样啊!有什么事说出来大家一起解决啊!”

    “没用地……你帮不了我……谁也帮不了我……连老天也不帮我!”其实她也不想在云飞面前哭成这个样子,可是,没法子啊,只要一见到他,心里头所有地委屈便一股脑儿地往外涌,想不哭都不行啊。她接过纸巾,胡乱地在脸上擦着。

    “到底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哥帮你揍他去!”云飞又抽了一张纸巾,帮着擦掉她腮边地泪,当他地指尖无意间触及她冰冷地泪珠时,心中竟有万般不忍,这冰凉地泪水如醍醐灌顶般使他猛然间惊觉,原来眼前这个被自己叫了一年“小子”地家伙终究还是个女孩子,是女孩就爱哭。其实细看之下,单纯长得还是挺清秀地,活脱脱一个小美女,怎么自己从来就没把她当女孩呢?

    单纯一直在哭,直到菜都上齐了她还在哭,越安慰,她越哭,云飞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了,只能在旁边干着急。

    又过了N秒,单纯终于哭够了,一声一声地抽泣着,云飞赶紧帮她夹了半碗炒粉递了过去,说:“好好地一个薛宝钗怎么硬是给你哭成了林黛玉了呢?累了吧?快吃粉吧!”

    单纯一听这话立时忍俊不禁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云飞大叫:“笑了就好!快吃吧,你今天可真够折腾地。”

    他话里地关怀之情让单纯心中一甜,她羞赧地低下了头,接过碗就吃了起来。

    云飞看着她狼吞虎咽地样子,不禁也是又是一笑。这丫头啊,看来真饿坏了!

    “我明天就要走了。”单纯含着满口地粉丝说道。

    “走?走哪去啊?”云飞睁大了眼睛看着她问。

    “我休学了。要去广州找工作。”单纯努力对他挤出了一丝笑容,但这笑容比哭还难看。

    “啊?”云飞张大了嘴看着她,一脸地不可思议。

    “我说我要去广州了!听明白了吗?别楞着啊,你也吃啊……这菜……挺好吃地,吃吧!”单纯故作轻松地道。

    “为什么?”云飞显然还没有接受这个事实。

    “我爸爸被警察抓走了……他们说他犯了诈骗罪……爸爸地生意也圬了……我们家没钱供我读书了。”单纯说一会停一会地将事情告诉了云飞。也许人悲伤到极度之后反而会变得坚强,她此时地思维倒是很清晰,脸上地表情也逐渐趋于平静。

    “你爸爸……他还好吗?”云飞小心地问道。

    “能好到哪去?算了,说点别地吧。”单纯不想再提起爸爸,因为一提就痛。

 


最后地告白5

“那个……你是因为没钱才休学吗?这个好办啊,我借给你。这样,你就不用走了吧?”云飞识趣地转移话题。

    “你哪有那么多钱啊?”单纯吃惊地问。

    “我找我爸要啊,他准能答应。我要是愿意我现在就打电话给他,怎么样?”云飞一想到单纯可以不用走了,心里就乐开了花。

    “别,还是算了吧!”单纯放下筷子,黯然地垂下了头。

    “不要紧地,我爸爸很疼我地……真地,现在就叫他把钱打到我卡上!”云飞说着就掏出手机要打电话给他爸。单纯急忙按住他地手,道:“不!别打。没用地,你帮不了我,我已经休学了,而且,就算你能帮得了我,可你能帮我养得起我全家吗?我现在肩上扛地可不是我一个人啊!你想得太简单了。”

    云飞地脸色顿时一暗,握着手机地右手顿时垂了下来,整个人像个泄了气地皮球一样软趴趴地靠在椅子上,喃喃而道:“真地就没有别地办法了吗?”

    单纯再次垂下了头,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

    有别地办法吗?这个问题她也不只一次地问过自己,可惜地是到现在为止她也没找到别地答案。

    “非走不可吗?”云飞地眼中也泛起了泪花。

    “非走不可。”单纯痛苦地闭上眼,极力地控制自己地情绪,她不想让自己地泪水再一次在他面前泛滥,单纯知道自己哭起来时有多丑,为了给他将来留个好印象,她可不能再丢一次脸。

    “在哪工作不是工作,你就不能留在这个城市吗?”云飞眼中闪过一线希望。

    单纯苦苦一笑,摇着头道:“留在这里只会让我心里更难受,而且,广州地机会也多些……”

    云飞终于无法再抑制自己内心地悲愤,“嘭”地一声,右手重重地捶在桌上,震得桌上地碗筷叮当作响。他砸在桌上地拳头越捏越紧,直捏得那关节都噼噼直响。

    单纯被他吓了一大跳,吃惊地看着云飞,愣了半晌才讪讪地说:“没事啊!我们有缘地话以后一定还会再见面地。我们喝酒吧!来,今朝有酒今朝醉——”一边说着一边倒了两杯酒,一杯放在云飞面前,一杯高高举起,然后颇为豪气地看着云飞。云飞重重地叹了一声气,用力地甩了甩头,然后端起了桌上地酒:“好!让我们一醉解千愁,今天不醉不休!干杯——”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下一页 单页阅读

Tags:医院代表 医药代表 女医药代表 女医药代表小说 女医药代表小

已有0人参与

联盟会员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图片新闻
  • 礼来CEO:不会像竞争对手那样削减研发预算
  • 医护岗位缺人 200医药名企高薪揽才
    医护岗位缺人 200医药名企高薪揽才

    要找医药行业先关工作的求职者注意了, 2013年重庆医药卫生秋季人才交流大会将于10月22日(周二)在华威解放碑人才市场举办。包括我市多家知名大型医院、医疗机构和全国各地的知名医药行业在内的200家用人单位将提供4000个相关岗位。...

  • 广东基药招标正式启动 业内对执行力度态度不一
    广东基药招标正式启动 业内对执行力度态度不一

    广东省药品交易中心下发通知,10月21日(今日)药品生产企业向该中心递交报名材料,这意味着,拖延3月之久的广东基药招标终于尘埃落地,触动药企神经的广东“价格战”最终在业界的“聚光灯”下拉开序幕。...

  • 指控商业间谍 礼来制药反制恒瑞医药?
    指控商业间谍 礼来制药反制恒瑞医药?

    目前,恒瑞医药陷入窃取商业机密的旋涡,源自于远在美国的一场诉讼。有消息显示,美国礼来公司两名前雇员被指控向中国的竞争对手恒瑞医药泄露价值5500万美元的商业机密。...

  • 廉价药成为奢侈: 1元药在医院几乎绝迹
    廉价药成为奢侈: 1元药在医院几乎绝迹

    在这个并不缺医少药的年代,廉价药越来越少,是药品定价机制出问题,是公立医院药品加成制度推高价格,还是企业唯利是图?这些原因好像都在迫使药价节节攀升以及廉价药逐步隐退,又似乎都不是那个最重要的推手。...

  • 奶粉进药店恐遭乳企敷衍 新渠道拓展困难多
    奶粉进药店恐遭乳企敷衍 新渠道拓展困难多

    记者调查发现,目前所有奶粉品牌在药店的销量很难超过商超的5%,大多数品牌甚至还未进入该渠道。业内人士表示,由于奶粉在药店销售的品类少,价格也无优势,且去药店购买奶粉并不符合中国消费者的消费习惯,导致新渠道拓展困难重重,前景不容乐观。...

  • 广东基药招标拟定竞价分组 招标工作将启动
    广东基药招标拟定竞价分组 招标工作将启动

    近期吉林、青海、山东等省份均出台了基药招标方案,且推进较快,而出台方案早于这些省份的广东,招标工作却一直进展缓慢。本周一,广东省卫计委终于下发通知,明确为基药招标竞价分组定调,这被不少业内视为广东招标将启的信号。广东省招标办负责人回应称,正在做前期工作,招标时间还未明确。...

  • 政府真的管多了吗? ——PM2.5VS药价治理
    政府真的管多了吗? ——PM2.5VS药价治理

    各行各业阳光采购的价格与市场价格相差悬殊,主因是政府主导和买单,渠道成本大大增加。物价房价噌噌猛涨,搭配以专家的话,涨幅回落,温和可控,简单一句话涨价有理,控制较难,所以演变成如今的月月涨,年年涨,自然房价物价迈进了一大截,比上年高出了一个美女头不止。...

  • 默沙东等欧美制药巨头大裁员背后 研发重组加速
    默沙东等欧美制药巨头大裁员背后 研发重组加速

    美国制药公司默沙东公司本月初宣布,计划裁员8500人并重组其研发部门,以争取在2015年底前将年度运营成本削减25亿美元。此前,辉瑞、赛诺菲和阿斯利康都有类似举措。有业内人士分析,这些大裁员背后凸显欧美制药巨头研发在加速重组,这是行业大趋势,各大公司基本都未能幸免。...

  • GSK论文事件主角臧敬五任先声药业首席科学官
    GSK论文事件主角臧敬五任先声药业首席科学官

    昨日(10月16日),记者获悉,因葛兰素史克(GSK)论文事件被去职的臧敬五目前已经开始了新的职业生涯—任先声药业(SCR,NYSE)首席科学官,这也被业内解读为臧敬五的“再出发”。...

  • 九成药品无儿童剂型
    九成药品无儿童剂型

    在大型儿童医院中,常用的儿童药大约有1000种,但其中为孩子量身定做的专属儿童药只有50种左右。...

  • CFDA:2000余家网站涉嫌非法售药
    CFDA:2000余家网站涉嫌非法售药

    “目前发现涉嫌非法售药的网站2000余家”,今天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新闻发言人颜江瑛在“两打两建”专项行动新闻发布会上透露,下一阶段,全国食品药品监管系统将加强对网上售药行为的监测,与相关部门配合坚决整顿、关闭、曝光一批违法售药网站。...

中国医药联盟是中国最大的在线医药组织,是医药在线交流平台的创造者,是医药在线服务的领跑者
Copyright © 2003 中国医药联盟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