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药职场 > 职场生涯

一名医药代表的非正常死亡

2011-04-30 14:36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我要评论 (0) 点击:

核心提示:2008年先后有6名在南昌大学二附院就诊患者在使用博雅生物生产的静脉注射用人免疫球蛋白后死亡,当年8月8日下午,该案件犯罪嫌疑人万建国在审讯室死亡。万建国之死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黑幕交易、恶性竞争背后,医药代表们窘迫的人生境遇。

医药代表在审讯室死亡

2008年5月,江西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接到报告称,5月22日至28日先后有6名在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就诊的患者,在使用标示为江西博雅生物制药公司生产的批号为20070514、规格为5%2.5g的静脉注射用人免疫球蛋白(PH4)(液体)后死亡。当地公安部门随即介入调查。

2008年8月8日下午,该案件犯罪嫌疑人万建国在南昌市公安局西湖分局审讯室死亡。之后,检察机关以涉嫌刑讯逼供罪对民警邓鸿飞等人立案侦查。

万建国之死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黑幕交易、恶性竞争背后,医药代表们窘迫的人生境遇。但事实并非如此:万建国生活富足,是一个体面的中产家庭;医药行业最大的竞争不在医药公司而在制药厂,至少国企中的医药代表之间并不存在直接的竞争压力。

万建国生前照片
万建国生前照片


  万建国与免疫球蛋白死亡事件

  “2008年时,万建国觉得单位效益不行,他跟妻子吴佩奋说过,过了这一年要自谋出路。”万建国的一位亲属告诉本刊记者。但万建国最终没能跨过这一年。

  2008年5月22日至28日之间,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发生一起重大事故,6名患者使用了由江西博雅生物制药有限公司生产的静脉注射用人免疫球蛋白后死亡。警方怀疑有人在这箱静脉注射用人免疫球蛋白液里做了手脚,制造了一系列命案。此案由公安部督办,江西省公安厅立案后,从南昌市抽调警力成立了专案组。

  南昌县医药公司的医药代表万建国在7月5日凌晨被警方从家中带走接受调查。“临走时他还不在意地安慰吴佩奋,认为一定没事。”万建国的亲戚说。万建国负责县医药公司在第二附属医院的业务,同他一起,其他公司负责该医院业务的100多个医药代表也同样接受了调查。

  吴佩奋两次到看守所给万建国送衣服和日用品,但始终没能见到丈夫,8月8日晚上,正在家里收看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吴佩奋接到了噩耗,万建国在审讯期间死亡。据检察院提供的法医鉴定结果,死亡原因为钝性外力作用于胸部致心、肺挫伤和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审讯过程中精神紧张、疲劳等因素作用下,其本身所患心脏病变引起急性循环呼吸功能衰竭。机械性损伤等因素在其死亡过程中起了主要作用,其本身所患的心脏病变起一定的辅助促进作用。

  万建国的亲戚说:“万建国根本没有心脏病,身体很结实。”吴佩奋曾在媒体上讲述她看到丈夫尸体时惨不忍睹的情景:“眼睛都没有闭上,脚趾甲盖全都被拔掉了,浑身都是伤,隔着毛毯都打出那么深的伤痕。”

  警方从万建国家里曾搜走一台消毒柜,怀疑万建国曾搬回一箱静脉注射用人免疫球蛋白液,并用消毒柜进行加热,导致这些药品变质。万建国的亲戚表示这种说法很荒谬:“消毒柜那么小,整箱怎么放得下?如果是一瓶一瓶分开往里放,打开和合上包装都需要特殊的工具,一般人家里怎么会有!”万建国的家人后来获得了一份南昌市公安局发出的会议纪要,最为核心的内容为,不能认定万建国与此次免疫球蛋白死亡事件有关。

  2009年7月1日,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审理了万建国被刑讯逼供致死案件。南昌市人民检察院的公诉书中写道,万建国经受了长达17个小时的刑讯逼供,南昌市公安局的邓鸿飞、夏向东、郭松林、熊玉儿等人对万建国实施了反身吊挂、电击等刑讯逼供行为,拿毛毯垫在万建国身上,持木棍击打万的上臀部、背部;毛毯掉落后,又继续持木棍击打万的胸部、上腹部,之后,又按住万的头部撞击窗户栏杆。法院最终判决,邓鸿飞被判构成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夏向东构成刑讯逼供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郭松林、熊玉儿构成刑讯逼供罪,但免予刑事处罚。

  受害人家属的代理律师张凯告诉本刊记者,法律规定刑事案件的受害人没有独立的上诉权,可向检察院提出抗诉的申请,吴佩奋提出了,但被检察院拒绝。作为被告的邓鸿飞等人,享有独立的上诉权,“邓鸿飞的律师提出,有新的证据要提交,要求终审,获得了批准”。

  在今年4月1日的终审开庭后,张凯对邓鸿飞是否真的在监狱服刑提出了质疑,他回忆开庭时的情景:“邓鸿飞出庭时穿了带拉链的夹克衫,下面穿的是西裤,按理说在监狱里是不能穿带铁的衣服的,他在外面套了一个黄马夹,上面印着看守所的字样。同样很奇怪的是,明明应该在法院开庭,重刑犯人应该是从监狱到庭,结果却是在看守所里开了庭。”

  截至本刊记者发稿时为止,法院还未做出终审的判决。万建国的妻子吴佩奋担心法院会为邓鸿飞等人减刑,她拒绝了记者的采访,因为这是她唯一能与公权力讨价还价的砝码,她决意先保持缄默,为了维持原判。而他的代理律师张凯则表示:“这明显就是判得太轻,但现在被告还有机会判得更轻。”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单页阅读

Tags:医药代表 万建国 逼供 博雅生物

已有0人参与

联盟会员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图片新闻
  • 2015年销售额最高的100种药品
    2015年销售额最高的100种药品

    FirstWord发布2015年销售额最高的100种药品清单,加起来超过2650亿美元。前十个就达800亿美元。而前两个产品单药Harvoni和Humira销售超过100亿美元。...

  • 医药分开的好处显而易见 实体药店春天或将来临
    医药分开的好处显而易见 实体药店春天或将来临

    “医药分开”是中国医改中的一道难题,对接产业上下游的实体药店该如何发展?...

  • 75名挂职药师列入“黑名单”,严惩!
    75名挂职药师列入“黑名单”,严惩!

    药品是一种特殊的商品,直接关系到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与生命安全,大部分消费者缺乏用药的基本常识。因此,在医疗消费中,人们迫切需要执业药师提供全面、准确的药学知识,进而实现安全用药、合理用药、有效用药。...

  • 门诊输液被限,三类药企或受大冲击!
    门诊输液被限,三类药企或受大冲击!

    “能口服就不注射,能肌肉注射就不静脉注射”,这是世卫组织很早就提出的用药原则。不过,在我国,受于各种因素影响,过度输液、吊瓶森林是常见的现象。近日,多地叫停门诊输液、意在减少甚至杜绝过度输液引起了市场的关注。...

  • 医药批发要死1万家?
    医药批发要死1万家?

    近日,湖北省食药监局发布《关于在全省范围内集中开展药品流通领域“挂靠走票”专项整治的通知》,明确将开展为期2月的药品流通领域“挂靠走票”专项整治,重点检查药品经营企业挂靠经营、虚开发票等“潜规则”问题。...

  • 公立医院或取消编制,涉1000万人员
    公立医院或取消编制,涉1000万人员

    近日,人社部下属的中国人事科学研究院工资福利研究室主任何凤秋向经济观察报透露,今年相关部门将研究事业单位的编制创新改革,其中将重点研究高校、公立医院取消编制管理,取消行政级别。但目前这项改革还没有具体的推进时间表。...

  • 你的产品太贵,害惨了多少业务员
    你的产品太贵,害惨了多少业务员

    这是典型的价格抗拒,碰到这种情况,不要被客户牵着鼻子走,要抛开价格谈价值,同时要知道客户的“价格抗拒”是一种习惯,如果你说什么价格客户都接受,那个客户就太傻了,无论你给什么价格,客户都会习惯性砍价。...

  • 这10家药企,去年销售过百亿
    这10家药企,去年销售过百亿

    稍不留神,2016年已经悄然过去了四分之一。从1月份起,众多药企们就开始陆陆续续发布自己2015年的“成绩单”,如今这个时候,已经到了医药上市企业发布年报的高峰期。...

  • 药企必须规避雷区,否则收回GMP!
    药企必须规避雷区,否则收回GMP!

    江西省食药监局下发《2016年江西省药品生产监管工作要点》,在公布了监管重点的同时,江西还重点列出了哪些行为药企将会被收回其GMP证书或吊销《药品生产许可证》。...

  • 公立医院所有科室,将开夜间门诊!
    公立医院所有科室,将开夜间门诊!

    近日,深圳市光明新区公立医院夜间门诊全科开放启动仪式在光明新区人民医院举行,这意味着该区域内所有公立医院将统一开展夜间门诊服务,将白班工作时间延长到晚上10点。这以为着,医院的门诊量将大大增加,对于各位药企而言,毋庸置疑这是某三甲医院全面停止输液后,难得的好消息。...

  • 2000亿口服药将被踢出医院?
    2000亿口服药将被踢出医院?

    零加成、药占比双重政策之下,医药市场会发生什么变化?...

  • 各地最新医药薪酬水平,你拖后腿了吗?
    各地最新医药薪酬水平,你拖后腿了吗?

    2016年已经悄然过完了四分之一,各行各业有的面临着企业转型和变革,有的在原有的商业模式下继续求索,有的在拥抱互联网的模式中过渡,有的则在深挖产品的质量和服务体验。...

中国医药联盟是中国最大的在线医药组织,是医药在线交流平台的创造者,是医药在线服务的领跑者
Copyright © 2003 中国医药联盟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