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医药网!
首页 > 医药市场 > 医药商业

京东医药城7月初上线突出药学服务

2013-06-23 11:47 来源:新金融 作者:陈一昀我要评论 (0) 点击:

核心提示:京东自建的医药电商平台——京东医药城将于7月初上线,这在一定程度上被看作是对京东好药师的替代行为,而与此一同揭晓的京东医药城的“全新”模式,在让医药电商多出一种平台渠道选择的同时,对其高门槛也颇感为难。

中国医药联盟线下活动火热开启

   替代京东好药师?

  京东医药城的上线时间已确定为7月初。或是受到京东“6·18”店庆影响,较此前暂定的上线时间6月底,有所推迟。

  一个多月前的5月中旬,原京东好药师市场总监邵清曾针对性邀请20余家医药电商,在京东召开了一次关于京东医药城的业务说明会——京东医药城将作为京东的全资子公司,以医药电商平台的形式呈现。邵清现任京东医药城执行总监,原京东好药师CEO崔伟则为京东医药城CEO。

  当天,到场的20余家医药电商大都与京东医药城签订了合作意向合同。自此,京东好药师的“结束”、京东医药城的开始,对于这些医药电商而言,其关系已由昔日的竞争对手转变为今日的合作伙伴。

  同样有京东的身影,同样与医药电商有关,一个“结束”,一个开始,不免会让业内人士认为:“实际上它(京东医药城)就是替代它(京东好药师)的。”但也会有不同的观点,“也不算替代,(京东好药师)是和平分手。”

  对于京东自建医药城一事,京东好药师控股方九州通的董事会秘书处副主任刘志峰表示,已注意到媒体有这方面的报道,但对其真实情况或相关细节并不知晓。

  事实上,京东与九州通的“分手”传言在年前已经在行业里传开,“那会儿是小道消息。”据知情人士介绍,早在“去年11月份,(京东好药师在京东首页的)入口就消失了。”而消失以后,便再未出现。

  消失的原因有两个。其一,是“京东不想合作”;其二,是技术层面,“是京东页面改版的问题。”但“主要还是不想合作。”该知情人士说。

  至于不愿合作的原因,主要在于“这2%的控股权。”该知情人士透露。京东好药师的两大股东——九州通与京东的持股比例始终维持在九州通控股51%与京东占比49%。京东有意控股,但九州通无意退让。

  该知情人士介绍:“当时确实京东出的资源更多一些,因为电商最重要的是流量,京东出的流量、系统,以及后续的流动资金,但京东没有控股权。”这是问题一。问题二是,“(京东好药师)这个项目是要独立上市的,但九州通本身是上市公司,这块的资产剥离不出来,不能够独立上市,京东就觉得这个事情做得有点不太平衡,就想单独做。”

  关于京东好药师的资金来源,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京东与九州通合作之后,京东一直没给过钱,双方就不和了”,而他认为,京东在京东好药师所获得的股份,是“按流量算,京东提供流量,挂京东的牌子”,以此入股。

  但这种说法得到上述知情人士的否认,“京东已经按照合同注资了,如果不注资,京东怎么能获得股份呢?而且,京东好药师后面运营的流动资金也大部分来源于京东。”

  就上述这两种说法,刘志峰均未认同,但也未对此作进一步回应。

  今年4月,僵持了数月的京东和九州通没能达成一致,京东好药师的团队不得不作出选择——崔伟和邵清等4人并入京东,其余大多数搬离京东,回到九州通。

  而目前京东与九州通的关系,上述知情人士表示,“非药品的合作依然继续,也就是九州通相当于京东的一个普通商家,就不合资了,撤资协议目前正在谈判中。”

  对是否在与京东商谈其收回股份一事,刘志峰表示并不知情,但同样他也认为,“与京东的合作会一直保持下去,以后会加强业务合作关系。”在京东好药师之前,2011年8月在京东上线的非药品的“好药师健康馆”,是京东与九州通的合作项目之一。

  除了二者的关系由合资变为合作外,曾关于京东好药师的上市计划也被安排在京东医药城的未来构想中。

  区域对手

  不同于在天猫医药馆,医药电商可自行开设旗舰店,京东医药城的模式被与会的一位医药电商人士称为区域独占,“每个地区只有一个商家服务,等于说进入北京站后,只能看到一个商家,别家是看不到的,而且还得是实体门店配送,配送时间要求是在24小时之内。”

  开心人副总裁龚波认为,它类似于一个和线下门店合作的模式,订单到达线上店后,线上店发配给线下店,线下店组织送货。

  对此,邵清表示,把区域分开,使该区域的消费者直接进入该区域的店,相当于一个独立门户,店内的商品由一家连锁药店提供,“不需要比价,而是比服务,这样大家的利益都可以保住。”他直言,药厂之所以不太支持医药电商,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比来比去价格,最后把价格弄乱了,使各区域不好掌控。”

  邵清还表示,连锁药店上门快送是京东医药城模式的核心内容,“我们的订单必须是连锁药店的店员进行配送,在24小时以内,有的商家说8小时就能送到,那更好了。”

  他解释说,国内的连锁药店都是按照区域发展的,一般来说,一个城市会有一家较大的连锁药店,使市内和市区都覆盖到。

  就这种模式而言,电商研究者王利阳分析说,京东只有这么做,这种模式的创新还较为合理,不然完全复制天猫的一套,京东就没有任何优势了。但另一方面,在限定医药电商的同时也限定了自己,一个地区只能和一个商家合作,流量变现的能力会下降,不比天猫医药馆竞争的激烈、流量的价格更高。

  不可否认,区域独占与门店配送对不少医药电商来说,有竞争压力,也有一定难度。

  业务说明会之后,陆续有一些得到消息的医药电商与京东医药城沟通,有意入驻。加上已签订合作意向合同的20余家,“前后共有50来家。”邵清说。

  但按照京东医药城的计划,首批上线的商家只有10家左右,“主要是选择性地先上一些企业,因为我们的模式对商家的配送与服务能力的要求比较高,我们会一家一家地跟他们沟通,问他们有什么问题、困难,我们会非常谨慎。”邵清说。

  而后,在8月份,“会有一个比较大的推广,因为商家需要有一段时间适应,需要有一个磨合的过程”,与此同时,“还要上线一批”,邵清表示,“今年最多可能上到30-35家,有可能会少,分批上线,会让先上线的、比较成熟的商家把经验总结出来,教给后上线的商家。”

  据新金融记者独家获悉,目前已经确定的首批上线的名单中,“北京的是京卫大药房,上海的是复美大药房。”邵清坦言,广东区域那边其实也已经确定了,但由于该区域竞争较大,以免造成压力,暂不便透露。

  其实,不仅广东区域,北京、上海两地也存在“竞争上岗”。

  在获悉该名单之前,曾有业内人士告诉新金融记者,北京这边,药房网(京卫大药房的网上药店)与金象网的可能性都很大,且二者均参加了5月中旬的业务说明会,也均与京东医药城签订了合作意向合同;上海方面,据了解,华氏大药房与上海大药房也都参与竞争。

  对于为何没有选择金象网,邵清并未多谈。但采访期间,新金融记者从多位业内人士处得知,“金象网在药监局上了黑名单,他们被约谈了很多次”,“是去年下半年的事,行业里基本都知道,现在还在考察期”,究其原因,有的说,它被查出“药品销售的流程存在问题,没有按照医药电商规范的流程去做”,也有的说,“他们卖处方药、服务不好”……

  一位熟悉金象网的人士表示,被约谈属实,但约谈的原因,“仅仅是营业执照上法人变更不及时,已经处理完了”。至于销售处方药的说法,该人士称,“不是卖处方药,只是帮助门店展示”,而且有这种行为的,“不止金象网一家。”

  对此,金象网新媒体总监赵微表示,“应该不存在黑名单的情况”,今年上半年,药监局与百度[微博]合作期间,“我们还作为网上药店的代表去药监局开会。”

  难题与争议

  对于京东医药城这一全新的操作模式,即便不少商家竞相入驻,但他们给出的评价也并非全是肯定。

  “规则不明确,有打算(入驻),但还在观望。”南方一家医药电商相关负责人表示,有顾虑是因为京东医药城的政策问题,“很多流程都不清晰”,而这种顾虑在当初入驻天猫医药馆时,并不存在。

  北方一家医药电商管理层人员表示,“说不上看好不看好,有挺多困难的,对于准备加入的商家来说,这些困难是比较令人头疼的,不像天猫,进去以后就卖货,各自搞运营。”

  而药房网高级总监王哲认为,医药电商本身就是一个有门槛的行业,京东医药城选定的模式是,“由大的平台发布信息,由专业的医药企业完成销售,是符合药监局的规定与新版GSP要求的。”

  但就行业现状而言,“除了药房网是门店配送,其他医药电商都是由物流公司快递的。”一位医药电商人士表示,配送模式是挑战极限。

  按照邵清的设想,京东医药城的商家不需要多,而是需要他们做强,“只要他们做强以后,是可以不断复制的,在一个城市做好,复制到另一个城市,全面铺开,我们希望看到的是商家线上与线下的协同发展。”

  想法是好的,但实际操作中会怎样,不少业内人士都表示很难判断。

  就配送来说,药店就相当于物流公司所设的若干个分拨点。

  王利阳认为,这等于增加了医药电商实体店的成本,确实存在一定难度。

  上述管理层人员分析,从药店出货,会面临一个问题,线上是将所有的品种进行展示,而药店相对来说都是小店,没有那么齐全的品种,并且连锁药店每个店铺的货品都会有百分之几十的不同,理论上是离消费者最近的药店进行配送,可如果该药店没有相应的商品,就需要从较远的药店调货或由其配送,“这样的话,如果订单量不够大,成本不就上去了吗,时间又怎么来保证?”而假设单独建一个仓库对接,“这成本也太高了。”

  虽然存在一些困难,但就药品的特殊属性而言,由药店的专业人员进行配送似乎比交由第三方物流公司完成更合乎规范。

  京东医药城与天猫医药馆的操作模式虽有区别,但二者日后的竞争强度显然会有增无减。

  不止一家早前入驻天猫医药馆的商家向新金融记者抱怨,一些后入驻的商家在“低价销售,扰乱市场,很是影响行业的正规性”。

  上述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分析说,这个行业的许多老板还没有做好做电商的思想准备,他们在实体店取得了一些成绩,想把整套模式直接从线下搬到线上,在他们的思维方式里,原先做的一些区域性的价格战,能够带来实际性的收入,但是这种方式搬到互联网上的时候,他们除了价格战,好像没有别的营销办法,而他们又急于求成,没有一个投入期与产出期的规划,思路转化的时间比较长。

  相比之下,“京东主导区域独家配送,可以有效地避免价格战,有利于商家在该区域内向消费者提供更好的服务,而不是通过价格竞争来吸引眼球。”王哲说。

  是否与天猫医药馆形成直接的竞争关系,邵清的理解是,医药电商的市场份额目前还很小,天猫医药馆销售的大部分是非药品,是大健康平台,而京东医药城锁定的路线是,以药品与专业的药学服务为主。

  业内人士表示,就天猫平台而言,销售与流量非常大,在天猫医药馆的这些商家的流量是稳定的,“开了店就有收入。”

  但作为京东医药城,“能不能保证这么大的流量,这么多的客流,天猫医药馆已经成为消费者的习惯,现在京东医药城来做这件事,能不能做到这一点?”该业内人士反问。

  目前,京东医药城与京东共享技术、推广与公关等资源,依靠京东引入流量,其运营团队已有10余人;而今后,京东医药城将会独立发展,“自己吸引流量,自己造血。”邵清说。

  而这不免也会让人担心,届时脱离京东系统的京东医药城能否自立好门户。

Tags:京东医药城 药学 医药 服务

责任编辑:中国医药联盟

已有0人参与

联盟会员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图片新闻
中国医药联盟是中国具有高度知名度和影响力的医药在线组织,是医药在线交流平台的创造者,是医药在线服务的领跑者
Copyright © 2003-2017 中国医药联盟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