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药管理 > 医药观察

加快药品审批再成“两会”热点

2014-03-07 11:42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点击:

“我们一个仿制药同时向美国、欧洲进行申报,基本上几年也就批下来了,但在中国需要5年甚至更长时间才能申报完成。”3月4日,全国人大代表、亚宝药业董事长任武贤略带抱怨地说。

等不起的审批

3月6日,一家上市药企董秘在介绍其新药上市情况时表示:“现场检查2月份已经完成了,估计等到今年8月份就能拿到生产批文。”

半年,这是一个新药拿到“准生证”之前最后的一段煎熬。按照食药监总局《药品技术审评原则和程序》,技术审评完成后,药监部门须开展样品生产现场检查和样品检验工作。一般需要生产三个批次的样品供抽查。这两项检查完成之后,才能和技术审评报告一起完成“三合一”程序,向总局递交申请生产批文。

对企业来说,现场检查和样品生产并不复杂。上述董秘也称:“最快的话两三个月也能完成。”但这次留出6个月的预期,是充分考虑到了“两会”因素和“药监总局领导的工作安排”。

等待,是新药申报企业无奈的选择。在整个新药的报批过程中,到处充满了这样的等待。一个新药从实验室出来到最终走向市场,需要经过3期临床试验,并经历上述“三合一”程序,才能拿到生产批文。虽然在《药品注册管理办法》中,每个环节都规定了具体的时限,如新药临床试验技术审评不得超过90个工作日,新药生产不得超过150个工作日,但这只是计算从开始处理申请材料到最后处理完的时限。什么时候开始处理,就需要等待了。

大量旧品种的申请材料积压,造成了审评缓慢。全国政协委员,以岭药业董事长吴以岭表示:“新药临床审批、新药临床申请、新药上市,每个环节资料的积压量都巨大,完成当前积压的审评任务最多的项目需要50个月。”

这种积压甚至影响了企业的创新和发展。全国人大代表、科伦药业董事长刘革新介绍:“积压的材料已经超过1.4万件。其中不乏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创新药。这些新药上市慢,给企业的回报迟滞,自然导致创新困难。”

全国人大代表、贝达药业董事长丁列明最有体会。贝达作为国内小分子靶向抗癌药物的企业,研发能力可见一斑。然而让丁列明最头疼的不是开发不出新药,而是审批流程过长。“从实验室到动物实验再到人体试验,相比于国外同类产品审批流程要多出六七年。”

2012年,国家药监总局审评通过的国产新药临床试验只有61件,仅药品审评中心前主任张培培在内的一年时间里,中心就又堆积了6000多个新药、仿制药申请。企业纷纷将矛头指向审评中心,认为其“不作为”。

2013年7月,药监总局回应部分企业时曾表示:“一直在呼吁增加审评中心的人员编制,但尚未得到批准。”审评中心里也是常年调用卫计委、疾控中心、中医药管理局等兄弟部委的专业人员,但人手还是远远不够。

解决方案难落实

“审评进度慢”已经有诸多讨论。2013年初,外商制药协会执行总裁卓永清公开表示:“中国的药审中心只有120人的编制,远低于美国的2000人和欧盟的4000人,这使得大量生物制药无法快速审批。”

卓的意见代表了一派观点,业内早就通过各种渠道表达这一观点。全国政协委员、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表示:“2013年我提了一个案,要扩大药审中心的人数。现在来看,不可能增加编制。”

另一派认为,增加药品审评收费或许能“激励”审评人员提高工作效率。任武贤表示:“我们在美国FDA认证新药,你必须交19万美元,还有23万美元的场地费。仿制药审评是5万美元。而中国一个药才2万块钱。”

除了“多给钱”和“加编制”两招之外,张伯礼还提出,用第三方独立评估的方法,让政府来购买服务的方法解决审评通道单一的问题。由于技术审评阶段,药监部门也必须邀请专家来评,最终由药监把关审核。“与其如此,这种模式索性交给第三方。全国专家那么多,新药审评的时候应该放开。”

这些方案仅仅停留在建议阶段,能够落实的寥寥无几。实际上食药监总局对人力资源不足、药品审批权下放、引入第三方等举措很清楚,但目前推进试点的收效却仍待观察。

2012年11月,药监局试点授权广东省药监局先行先试“药品审评审批机制改革”,授权广东省药监局对省内药企提出的新药技术转让进行审批,报总局备案即可。试点的实际效果是:广东省药监局一年共接到了8个药品技术转让申请,总审批时限缩短30-40个工作日。

有业内人士透露,“郑筱萸时代”留给药监总局的阴影到现在也未消散。2005年1-5月,也就是药监局原局长郑筱萸在任的最后半年,中国共批准仿制药4237个,而2002年全年只有1400多个。涉案的企业一年竟拿到100多个批文。郑筱萸事发后直到2008年,药监局才清理完成前任积压下来的2.4万个申请“遗产”。

药监局的清理方式即打回不受理。与此同时,审评中心被赋予了“控制仿制药数量”的责任。主管部门希望通过延缓审批,逐渐扭转国内药品层次低、仿制药泛滥的现状,再通过新版GMP等技术手段,达到淘汰落后、提高行业集中度的目的。

然而,随着市场格局的变化,新药的申请逐渐成为申报材料中的主流,审评中心需要从过去的工作惯性中作出更大转变。

Tags:药品审批

责任编辑:露儿

图片新闻
  • 2015年销售额最高的100种药品
    2015年销售额最高的100种药品

    FirstWord发布2015年销售额最高的100种药品清单,加起来超过2650亿美元。前十个就达800亿美元。而前两个产品单药Harvoni和Humira销售超过100亿美元。...

  • 医药分开的好处显而易见 实体药店春天或将来临
    医药分开的好处显而易见 实体药店春天或将来临

    “医药分开”是中国医改中的一道难题,对接产业上下游的实体药店该如何发展?...

  • 75名挂职药师列入“黑名单”,严惩!
    75名挂职药师列入“黑名单”,严惩!

    药品是一种特殊的商品,直接关系到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与生命安全,大部分消费者缺乏用药的基本常识。因此,在医疗消费中,人们迫切需要执业药师提供全面、准确的药学知识,进而实现安全用药、合理用药、有效用药。...

  • 门诊输液被限,三类药企或受大冲击!
    门诊输液被限,三类药企或受大冲击!

    “能口服就不注射,能肌肉注射就不静脉注射”,这是世卫组织很早就提出的用药原则。不过,在我国,受于各种因素影响,过度输液、吊瓶森林是常见的现象。近日,多地叫停门诊输液、意在减少甚至杜绝过度输液引起了市场的关注。...

  • 医药批发要死1万家?
    医药批发要死1万家?

    近日,湖北省食药监局发布《关于在全省范围内集中开展药品流通领域“挂靠走票”专项整治的通知》,明确将开展为期2月的药品流通领域“挂靠走票”专项整治,重点检查药品经营企业挂靠经营、虚开发票等“潜规则”问题。...

  • 公立医院或取消编制,涉1000万人员
    公立医院或取消编制,涉1000万人员

    近日,人社部下属的中国人事科学研究院工资福利研究室主任何凤秋向经济观察报透露,今年相关部门将研究事业单位的编制创新改革,其中将重点研究高校、公立医院取消编制管理,取消行政级别。但目前这项改革还没有具体的推进时间表。...

  • 你的产品太贵,害惨了多少业务员
    你的产品太贵,害惨了多少业务员

    这是典型的价格抗拒,碰到这种情况,不要被客户牵着鼻子走,要抛开价格谈价值,同时要知道客户的“价格抗拒”是一种习惯,如果你说什么价格客户都接受,那个客户就太傻了,无论你给什么价格,客户都会习惯性砍价。...

  • 这10家药企,去年销售过百亿
    这10家药企,去年销售过百亿

    稍不留神,2016年已经悄然过去了四分之一。从1月份起,众多药企们就开始陆陆续续发布自己2015年的“成绩单”,如今这个时候,已经到了医药上市企业发布年报的高峰期。...

  • 药企必须规避雷区,否则收回GMP!
    药企必须规避雷区,否则收回GMP!

    江西省食药监局下发《2016年江西省药品生产监管工作要点》,在公布了监管重点的同时,江西还重点列出了哪些行为药企将会被收回其GMP证书或吊销《药品生产许可证》。...

  • 公立医院所有科室,将开夜间门诊!
    公立医院所有科室,将开夜间门诊!

    近日,深圳市光明新区公立医院夜间门诊全科开放启动仪式在光明新区人民医院举行,这意味着该区域内所有公立医院将统一开展夜间门诊服务,将白班工作时间延长到晚上10点。这以为着,医院的门诊量将大大增加,对于各位药企而言,毋庸置疑这是某三甲医院全面停止输液后,难得的好消息。...

  • 2000亿口服药将被踢出医院?
    2000亿口服药将被踢出医院?

    零加成、药占比双重政策之下,医药市场会发生什么变化?...

  • 各地最新医药薪酬水平,你拖后腿了吗?
    各地最新医药薪酬水平,你拖后腿了吗?

    2016年已经悄然过完了四分之一,各行各业有的面临着企业转型和变革,有的在原有的商业模式下继续求索,有的在拥抱互联网的模式中过渡,有的则在深挖产品的质量和服务体验。...

中国医药联盟是中国最大的在线医药组织,是医药在线交流平台的创造者,是医药在线服务的领跑者
Copyright © 2003 中国医药联盟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