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药管理 > 医药人物

黄洁夫:社会办医是深化公立医院改革的关键

2014-03-07 14:01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点击:

核心提示:记者与黄洁夫相识几载从未偏离过医改话题,他始终认为公立医院改革成果事关医改成败。前两年,黄洁夫呼吁公立医院改革也要搞“211”工程,以此深化公立医院的体制管理,从而实现四分开(管办分开、政事分开、医药(行情专区)分开、盈利与非盈利分开);去年他建议应大力鼓励社会办医,这将解决在市场经济规律下的中国医疗体制问题。

卸任卫生部副部长之后,黄洁夫对医疗体制改革仍抱以特殊的热情和关注,尤其于2013年3月开始担任全国政协常委、全国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其已赴六个省市进行医改专项调研。

记者与黄洁夫相识几载从未偏离过医改话题,他始终认为公立医院改革成果事关医改成败。前两年,黄洁夫呼吁公立医院改革也要搞“211”工程,以此深化公立医院的体制管理,从而实现四分开(管办分开、政事分开、医药(行情专区)分开、盈利与非盈利分开);去年他建议应大力鼓励社会办医,这将解决在市场经济规律下的中国医疗体制问题。

今年两会期间,黄洁夫接受记者记者采访时,进一步将医改的建议凝练为:社会办医是深化公立医院改革的关键。

新一轮医改新端倪

记者:多年来,我国医疗体制改革一直在“市场化”和“政府主导”的两条道路上反复抉择,但大国医改之路艰难坎坷,问题倒逼机制或许正是深化医改的关键,请您谈谈调研中发现了哪些端倪?

黄洁夫:开始于1997年的我国第一轮医改,公立医院采取了市场导向的改革,但是改革存在明显不足,当时的医改方案中许多好的原则并没有具体的配套措施去落实,对市场缺乏政府的指导和监管。此轮改革未触及多年计划经济体制下形成的公立医院的体制,从而造成一种非公非私、半行政半市场的公立医院格局,导致医院的公益性丧失。

2009年开始了“摒弃市场化路线、回归公益性”为宗旨的新一轮医改,但公立医院改革却是块难啃的硬骨头,改革的设计拟解决多年来困扰我国公立医院的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的问题,并以破除“以药养医”为突破口,却得到了一些与改革初衷不符合的结果。

根据全国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的专项调研发现,近年来,城市大医院门庭若市,门诊量超万人的医院数目大大增加,医疗服务质量与工作效率在政府强力监管下并未能提高。基层医疗机构虽然人员待遇和设备、硬件得到提升,但工作效率与服务质量反而下降,不少基层医疗机构“门可罗雀”,十分冷清。一些国家投入的医疗设备如B超、X光机等甚至都未开箱,导致闲置浪费。

一些医学院校在与综合(行情专区)性大学合并成为研究型大学后,难以培养留得住、用得上的适用于基层医疗机构的人才,再加上大医院的“虹吸作用”,导致不少县医院的人才队伍危机,这种情况在西部地区更为严重。“病人选医生”的竞争机制到现在变成了“医生选病人”,医患关系日趋紧张,医务人员执业环境持续恶化。

面对纷繁复杂的医药利益博弈,通过调整医疗服务价格、政府财政补贴等措施并不能破除“以药养医”的顽疾,医院又出现了以“检查费用”补医、“过度医疗”等问题,给中央与地方财政带来了沉重的负担。

大力鼓励社会办医

记者:中央对创新社会资本办医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您认为对建立充满活力的医疗市场有哪些积极作用?

黄洁夫: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指出:“鼓励社会办医,优先支持举办非营利医疗机构,社会资金可直接投向资源稀缺及满足多元化需求服务领域,多种形式参与公立医院改制重组”以及推进有条件的事业单位转为企业或社会组织。

令人感到鼓舞的是,过去一年间,国务院连续出台了一系列鼓励社会办医与促进医疗健康产业的政策,释放出非常积极的信号。

由于当前我国绝大部分医院都是国有医院,病床占有率超过90%,医疗服务与产品价格都是政府管制,如果能推进市场化改革,大幅度减少政府对资源的直接配置,推动资源配置依据市场规则、市场价格、市场竞争来实现,达到效益最大化和效率最优化。可使我国的医院体系逐步过渡到一个民营医疗机构占主体、竞争充分的医疗服务供给体系,而医务人员从“单位人”成为社会人,形成一个医生自由执业为基础的高度市场化的医生人力资源市场,就能出现一个充满活力与生机的医疗服务市场。

制定社会力量办医的经济政策

记者:近年来,我国已有不少社会资本进入了国有医院,这些探索对推动公立医院改革具有哪些积极作用?

黄洁夫:近年来我国也有些不错的民营医院,其工作效率与公益性都优于公立医院,应该好好地总结经验予以吸纳。所以应尽快制定社会力量办医的经济政策,使民营非营利医院享受与公立医院一样的政策,民营营利性医院也应有清晰的从业范围和配套政策。

特别是要解决优秀人才资源可以进入民营医疗机构的问题。根据社会资本进入的具体情况,在政府主导下分批、合理地进行公立医院改革,通过地区卫生规划,将大医院的医生、设备和病人向中小医院分流。一些公立医院可取消财政拨款,放开服务价格管制,实行有别于公立医院的人事分配政策,可以办成“非营利的民营医院”和少许高档服务的专科医院,形成多元化的有活力、有竞争的医疗市场。

由于我国现有的优良医疗资源几乎全部都集中在城市大医院,应有相关政策鼓励支持社会资本进入这些大医院,将公立医院的人才、医疗技术与品牌跟社会资本对接,按照混合所有制的模式,构建高端医疗中心或分院。

可以将公立医院部分医疗资源整体挪出体制外,去满足当前社会上多元化医疗健康需求。一些群众欢迎的高水平医生也可以在保留原有编制、学术地位和职称的条件下,同时在公立和民营医疗机构自由执业。这些民营医疗机构由社会资本承办,容易建立起符合医疗市场规律的法人治理结构。这样可以很稳妥地产生一大批由原公立医院转型的有品牌的民营医院,也有利于公立医院的人才流动和优秀人才的培养。

这样也可保证公立医院主导公益性,基本医疗服务职能不变,也能使我国现有的公立医院仍保持医疗体系中的主体地位,符合我国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混合经济制度,是一种稳中求进的办法。

Tags:黄洁夫 社会办医 公立医院改革

责任编辑:露儿

图片新闻
  • 浙江省中标价被举报,这些药品被踢出市场!
    浙江省中标价被举报,这些药品被踢出市场!

    浙江省药械采购平台公布《关于公布我省药品集中采购部分中标产品价格投诉处理结果的通知(2017年第二批)》,浙江省在线交易产品全国最低价格联动结果执行中,部分产品因价格等原因被投诉。...

  • 医药商业贿赂套路多 18个月牵涉400余药企
    医药商业贿赂套路多 18个月牵涉400余药企

    上周,修正药业集团董事长修涞贵卷入一起行贿案的消息受到业界关注。判决书显示,他先后两次给予原吉林省靖宇县县长、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委书记褚来福通化市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权,价值25万元。...

  • 这些药企,人事大变动
    这些药企,人事大变动

    进入七月,药企人事变动愈发频繁!...

  • 2017国内制药企业百强排行榜
    2017国内制药企业百强排行榜

    本次“2016年度中国制药工业百强”评选时间跨度为2016年1月1日~12月31日。...

  • 剂量不准估摸着来 “儿童酌减”这药咋吃?
    剂量不准估摸着来 “儿童酌减”这药咋吃?

    长期以来,由于儿童专用药不足,很多患儿在服药时都被当成“缩小版的成人”对待,按照“小儿酌减”的原则服用成人药,这存在着巨大的用药安全隐患。《2016年儿童用药安全调查报告白皮书》显示,因用药不当,我国每年约有3万名儿童耳聋。...

  •  20个药遭所有门诊禁用!
    20个药遭所有门诊禁用!

    日前,山东省卫计委发布了《关于加强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遏制细菌耐药工作的通知》,并制定了《山东省抗菌药物临床应用分级管理目录(2017年版)》(见附件1),将严格管理抗菌药物临床应用,对各级医疗机构的采购以及使用数量和品种等都做了详细规定,抗菌药物的使用将面临严峻挑战!...

  • 135个药出事 涉及诺华、默沙东等多家知名药企
    135个药出事 涉及诺华、默沙东等多家知名药企

    总局警告:临床试验数据有问题的,主动撤回没事,查到严惩!106家企业吓一跳,主动撤回了135个。...

  • 耗材两票制后,37%配送商被踢出三甲医院
    耗材两票制后,37%配送商被踢出三甲医院

    据西安市中医医院消息,该院于2016年12月启动药品、耗材“两票制”管理和提高配送集中度工作,截至目前,医院的药品配送企业由原来的29家减少到21家,实行“两票制”配送的药品品种占到98%,医用耗材配送企业由原来的102家减少到64家,均可实施“两票制”。...

  • 医药代表群体销售:如何拿下科室
    医药代表群体销售:如何拿下科室

    医药行业市场竞争越演越烈,对于做好医药招商的同仁们,少不了要做一些产品推广会议,尤其是对于医药代表而言,拿下科室,更应该举办科室会。...

  • 九部委发文,哄抬原料药价,不准进入医药行业!
    九部委发文,哄抬原料药价,不准进入医药行业!

    哄抬短缺药和原料药价格的药企,将遭遇更严格的价格审查和被逐出医药市场的风险。...

  • 卫计委发文,45万中医彻底解放!
    卫计委发文,45万中医彻底解放!

    大放开,只需备案就可以开中医诊所!并且,不受规划限制。...

  • 一家三甲医院,274名医生被处罚!
    一家三甲医院,274名医生被处罚!

    三甲医院严控违规用药!对医生实施“驾照式”管理:每人12分,扣完暂停处方权,停岗,回炉学习!...

中国医药联盟是中国最大的在线医药组织,是医药在线交流平台的创造者,是医药在线服务的领跑者
Copyright © 2003-2017 中国医药联盟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