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药管理 > 药企风云

罗氏份额缩水过半!诺华名次大下滑!抗肿瘤药企Top10未来看点

2018-11-29 14:05 来源:医药经济报 点击:

日前,市场调研机构EvaluatePharma发布了2024年抗肿瘤市场十强公司预测。乍看之下,上榜药企与2017年榜单大致相同,根据预测,去年位列前三甲的罗氏(Roche)、新基医药(Celgene)与百时美施贵宝(BMS)在6年之后将同样保持自己的优势地位。

不过,尽管排名不变,抗肿瘤药三巨头的市场份额却将缩水。

2017年,这3家企业在抗肿瘤市场合计占据的份额高达45.8%,其中,长期雄踞榜首的罗氏市场份额就达26.4%。而据EvaluatePharma预测,到2024年,抗肿瘤市场将会被更多地瓜分。前三强所占的份额将缩小到26.2%,罗氏的市场份额一路降至11.9%,榜单上3~7名的公司——BMS、强生(Johnson & Johnson)、辉瑞(Pfizer)、阿斯利康(AstraZeneca)、默沙东(Merck),相互之间的市场份额差距不到1%。

在抗肿瘤领域,并不仅仅是那些“重量级”制药公司才会分得一杯羹。去年,前十强以外的制药公司所占份额仅有21.5%,而到2024年,这一数字预计将增加近一倍(达到39.7%)。这主要得益于吉利德(Gilead)、礼来(Eli Lilly)、Tesaro、Clovis等公司近年来相继获批了重磅抗癌药,抗肿瘤市场竞争将越来越激烈。

NO.1 罗氏

抗癌药销售停滞

据EvaluatePharma预测,虽然到2024年,罗氏在抗肿瘤市场的霸主地位不会被动摇,但其销售额也不会出现明显增长。而抗肿瘤市场十强中,强生、辉瑞、阿斯利康、默沙东、艾伯维(AbbVie)与安斯泰来(Astellas)的销售额却有两位数的增幅。

罗氏抗癌药销售额面临停滞的一个主要原因是,生物类似药竞争对手正在磨刀霍霍,准备针对其“重磅炸弹”美罗华(Rituxan)、赫赛汀(Herceptin)和安维汀(Avastin)推出仿制产品。这些生物类似药预计将在未来几年陆续上市,其中一些已经登陆欧洲市场。

为了填补销售损失,罗氏将一部分希望寄托在肿瘤免疫产品Tecentriq上,该药目前获批的适应症有肺癌和膀胱癌等。不过,市场竞争激烈。分析人士表示,在最重要的一线肺癌治疗市场上,罗氏获得的研究数据不及默沙东。

这并不意味着Tecentriq无法在其它治疗领域占据主导地位,最新试验结果显示,Tecentriq可能会在一些重要的边缘领域找到用武之地。今年9月,罗氏表示,Tecentriq可以使广泛期小细胞肺癌(ES-SCLC)患者的生命平均延长12.3个月,而单独化疗为10.3个月。分析人士表示,获批用于这一治疗领域有望创造高达15亿美元的销售额。今年7月,Tecentriq成为同类产品中用于难以治疗的三阴性乳腺癌取得成功的首只产品。

罗氏还希望通过联合用药为老药寻找新的销售途径,其正在试验Tecentriq与安维汀组合,用于肺癌和肝癌等治疗。去年,罗氏获得FDA批准,将赫赛汀和新乳腺癌药Perjeta联用于手术后患者。

NO.2 新基医药

急寻来那度胺“接班人”

来那度胺(Revlimid)无疑是新基医药的抗肿瘤王牌产品,去年,该药创造了82亿美元的销售额,今年前9个月,该药销售额已达71.4亿美元。

不过,来那度胺也并非一路坦途。去年12月,新基医药表示,该药在一项非霍奇金淋巴瘤试验中未达到预期,从而无法实现到2022年凭新适应症带来5亿美元新增年销售额的目标。此外,生物类似药的威胁也步步近逼。

对此,新基医药开始寻找后续产品来填补相应的空白。去年夏天,其与合作伙伴Agios公司开发的Idhifa得到了FDA批准,这是一只用于治疗复发/难治性急性髓细胞白血病(AML)的药物,供IDH2基因突变患者使用。这一类患者在AML患者中的占比为8%~19%,新基医药预计今年将从该药获得5亿美元的收入。另外一只药物Vidaza也在AML治疗领域里发挥作用,今年前9个月,该药为新基医药创造了4.58亿美元的销售额。

泊马度胺(Pomalyst)是该公司另外一只“重磅炸弹”,在多发性骨髓瘤治疗领域里与“老大”来那度胺一起开疆拓土。今年前9个月,泊马度胺的销售额已达14.7亿美元。在骨髓瘤治疗领域,新基医药还有CAR-T药物正在进行临床试验,这些药物最终有望为泊马度胺提供支持。

NO.3 BMS

肿瘤免疫市场承压

由于在相关试验中的失败,Opdivo已经明显落后于Keytruda。后者在临床试验中相继取得的成功也对BMS造成了很大压力,在赢利丰厚的一线治疗领域,Keytruda已获得两项批准。一些市场分析人士表示,BMS要脱离困境,也许仍然需要一年或者更长的时间。

不过,Opdivo与CTLA-4抗体Yervoy的联合免疫疗法已获批用于黑素瘤初治患者与肾癌初治患者,成为这两只药的销售新动力。

在肿瘤免疫领域以外,BMS拥有白血病治疗药物Sprycel,以及新型多发性骨髓瘤产品Empliciti。虽然骨髓瘤治疗领域参与者众多(强生的Darzalex、武田的Ninlaro几乎与Empliciti在同一时间获批),但BMS和合作伙伴艾伯维正在取得进展。今年8月,FDA针对Empliciti作为鸡尾疗法的一部分,给予该药“突破性疗法”认定,用于先前至少接受过两次治疗的复发和难治性患者。

NO.4 强生

重磅抗癌药数量可观

与一些竞争对手相比,强生的抗癌药产品线规模并不大,但产品的竞争力强。2017年,强生有4只抗癌药是“重磅炸弹”。分析人士表示,今年强生获批的抗癌新药Erleada也是“重磅炸弹”级产品。

Erleada是强生重要抗癌药物阿比特龙(Zytiga)的后续产品。虽然有恩杂鲁胺(Xtandi)的激烈竞争,去年阿比特龙还是创造了25.1亿美元的销售额。Leerink Partners公司分析师预计,Erleada的销售峰值将达到13亿美元。

在多发性骨髓瘤治疗领域,强生也实力强劲,其与武田的硼替佐米(Velcade)长期占据市场主导地位。2017年,在强生负责的美国以外的市场,该药创造了11.1亿美元的销售额。同时,其后续产品Darzalex也表现出色,去年创造的销售额达到12.4亿美元。

Darzalex的潜力还将继续释放,今年5月,FDA批准将该药联合硼替佐米和强的松用于治疗以前未经过治疗、而且不适合进行移植手术的患者,使得Darzalex成为用于初治患者的首只单抗。

强生还与艾伯维共同拥有重磅抗癌药依鲁替尼(Imbruvica),去年,该药创造了18.9亿美元的销售额。今年8月,FDA批准将依鲁替尼与美罗华(Rituxan)联用于罕见血癌“瓦尔登斯特伦巨球蛋白血症”患者,使其适应症增加到9种。不过,阿斯利康的Calquence也将发起挑战,在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治疗领域,该药预计最终会胜过依鲁替尼。

NO.5 辉瑞

Ibrance一枝独秀

辉瑞的抗肿瘤产品非常丰富,也不乏新药,但在一些治疗领域,辉瑞的新产品排名靠后。

不过,Ibrance并非如此。该药在2015年成为首只上市的CDK 4/6药物,并且在竞争对手Kisqali和Verzenio上市之前就已跻身“重磅炸弹”之列。

不过,对辉瑞来说,在其参与竞争的众多抗癌领域里,并不都具备这种市场领先优势。以PD-1/PD-L1为例,辉瑞与默克(Merck KGaA)共同拥有的Bavencio在同类产品中位居第4,虽然其是首只获准用来治疗转移性Merkel细胞癌的药物,但它在肺癌治疗领域仍然远远落后,而肺癌正是肿瘤免疫最大的治疗市场。

辉瑞最新获批的两只抗肿瘤药Vizimpro和Talzenna竞争情势同样严峻。Vizimpro的竞争对手包括罗氏的Tarceva、勃林格殷格翰(Boehringer Ingelheim)的Gilotrif和阿斯利康的Tagrisso;Talzenna则需要在PARP抑制剂中突出重围,该市场已经有阿斯利康和默沙东的Lynparza、Clovis Oncology公司的Rubraca,以及Tesaro公司的Zejula。

不过,辉瑞还有其它“火力”。克唑替尼(Xalkori)虽然最近在临床试验中被其它的一线ALK阳性肺癌治疗药物超越,但该药去年的销售额已达到5.94亿美元。辉瑞与安斯泰来共同拥有的前列腺癌药物恩杂鲁胺为其创造了5.9亿美元的销售额,两家公司正在为该药寻找新用途。

与此同时,肾癌药物Sutent仍然在市场上大把吸金,而得益于肿瘤免疫联合用药,后续产品Inlyta也可能很快会发挥出更大作用。

NO.6 阿斯利康

十强排名进步最大

近年来,阿斯利康可能是在抗肿瘤领域中最投入的药企,EvaluatePharma预测其将成为抗肿瘤市场十强中排名提升最大的药企。

PD-L1抗体Imfinzi是一大推力。今年早些时候,该药获批用来治疗以前进行过治疗的三期肺癌,这是一个规模相当大的市场。不过,Imfinzi到底将能够为阿斯利康的业绩做出多少贡献还有待观察。不久前,该药备受关注的MYSTIC试验宣告失败。

尽管如此,阿斯利康已经在抗肿瘤领域获得了很大的成果。例如,其PARP抑制剂Lynparza今年上半年创造了2.69亿美元的销售额,随着该药新近被批准用于治疗乳腺癌,销售额还会走高。

此外,肺癌靶向药Tagrisso今年上半年销售额同比大增89%,达到7.6亿美元。该药还获准用于一线EGFR基因突变肺癌这一新适应症,销售额将继续走高。

阿斯利康还对Calquence寄予了厚望,该药在去年10月获批,预计其将在血癌治疗领域向依鲁替尼发起挑战。

NO.7 默沙东

Keytruda为主要动力

默沙东的Keytruda在肿瘤免疫领域风头正劲,但根据EvaluatePharma预测,到2024年该公司在抗肿瘤市场中的排名依旧不变。不过,届时默沙东抗癌药的销售额将比2017年增加90多亿美元,其中大部分将来自Keytruda。

肺癌是新一代抗癌药物竞争最激烈的领域,因为该市场规模巨大。目前,在这一治疗领域,Keytruda领先于BMS、阿斯利康、罗氏以及辉瑞/默克的药物。除肺癌以外,Keytruda还获准用来治疗头颈癌、宫颈癌、淋巴瘤等9种癌症。

但是,默沙东不会完全依赖于Keytruda。去年7月,该公司用85亿美元获得阿斯利康PARP抑制剂Lynparza一半的所有权。今年3月,其通过达成一项58亿美元的协议,获得卫材(Eisai)抗癌药Lenvima一半的所有权。

NO.8 诺华

被四药企“超车”

根据EvaluatePharma预测,到2024年,诺华(Novartis)将是抗肿瘤市场十强中唯一一家排名下降的药企。

2014年4月,通过资产置换诺华获得了GSK的抗癌产品组合,进一步增加了自己的实力。GSK的黑素瘤药物达拉菲尼(Tafinlar)和曲美替尼(Mekinist)等丰富了诺华的产品线。

当时诺华表示,计划完善达拉菲尼和曲美替尼的上市销售,将诺华打造成为黑素瘤治疗领域的领跑者。不过,随后Keytruda与Opdivo相继获批,从黑素瘤治疗起步,迅速成长为“重磅炸弹”。

与此同时,格列卫(Gleevec)的仿制药也被推向市场,这又吞噬了诺华的部分销售额。

当然,未来6年诺华的抗癌药销售额依旧会增长。这主要归功于CAR-T药物Kymriah。虽然早期遭遇了生产困境,但预计该药最终将引起人们的关注。此外,得益于去年获准用于治疗一线ALK阳性肺癌,色瑞替尼(Zykadia)应该也会为诺华的业绩作出较大贡献。

诺华也希望将Kisqali向前推进,这只用于治疗HR阳性/HER2阴性乳腺癌的药物将与辉瑞的Ibrance和礼来的Verzenio展开竞争,不过,其在市场的起步速度也许要慢于预期。

NO.9 艾伯维

依鲁替尼潜力待挖

2015年,艾伯维通过210亿美元并购将依鲁替尼收入囊中引起广泛关注。自那时以来,该公司一直致力于将抗癌药物纳入研发线。

其中一只新药是Venclexta。今年夏天,FDA批准将该药与美罗华(Rituxan)联合用于治疗某些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CLL)患者,这对其销售是一个极大的提振因素。因为此前FDA仅准许将该药用于17p缺失的患者(这类患者约占CLL患者的10%),而现在也覆盖了那些没有17p缺失的患者。分析人士表示,这一批准有可能促使Venclexta的销售额增加20亿美元。

对于依鲁替尼,强生和艾伯维仍然在全速向前推进,扩大其覆盖范围。艾伯维在达成交易时曾预测,该药的销售峰值将高达70亿美元。不过,依鲁替尼也遭遇了一些挫折。今年7月,该药针对初治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患者的一项Ⅲ期研究遭遇了失败,未能击败标准的化疗治疗方案。

艾伯维的抗肿瘤研发线还遭遇了其它挫折。今年3月,曾被认为很快将上市的ROVA-T由于试验数据令人失望,艾伯维不再寻求FDA对该药用于三线复发/难治性小细胞肺癌进行快速审批。

NO.10 安斯泰来

前列腺癌市场保持优势

多年来,恩杂鲁胺一直是前列腺癌市场的霸主,即使面临着阿比特龙的激烈竞争,其还将继续保持住市场优势。

2017年,恩杂鲁胺的销售额接近30亿美元。今年7月,该产品获得FDA批准,用来治疗那些还没有扩散的患者。业内观察人士认为,这一适应症可增加10多亿美元的销售收入。EvaluatePharma预测,到2022年,恩杂鲁胺将创造47.1亿美元的销售额,跻身全球最畅销15大抗癌药之列。安斯泰来并没有就此止步,其还在针对为恩杂鲁胺拓宽患者群展开研究。

不过,恩杂鲁胺的增长势头将取决于阿比特龙后续产品Erleada会造成什么冲击。Erleada也已获批用于非转移性前列腺癌,Barclays公司分析师Geoff Meacham表示,其与恩杂鲁胺的试验结果几乎没有差异。

安斯泰来还在帮助罗氏旗下子公司基因泰克(Genentech)销售埃罗替尼(Tar日前,市场调研机构EvaluatePharma发布了2024年抗肿瘤市场十强公司预测。乍看之下,上榜药企与2017年榜单大致相同,根据预测,去年位列前三甲的罗氏(Roche)、新基医药(Celgene)与百时美施贵宝(BMS)在6年之后将同样保持自己的优势地位。

不过,尽管排名不变,抗肿瘤药三巨头的市场份额却将缩水。

2017年,这3家企业在抗肿瘤市场合计占据的份额高达45.8%,其中,长期雄踞榜首的罗氏市场份额就达26.4%。而据EvaluatePharma预测,到2024年,抗肿瘤市场将会被更多地瓜分。前三强所占的份额将缩小到26.2%,罗氏的市场份额一路降至11.9%,榜单上3~7名的公司——BMS、强生(Johnson & Johnson)、辉瑞(Pfizer)、阿斯利康(AstraZeneca)、默沙东(Merck),相互之间的市场份额差距不到1%。

在抗肿瘤领域,并不仅仅是那些“重量级”制药公司才会分得一杯羹。去年,前十强以外的制药公司所占份额仅有21.5%,而到2024年,这一数字预计将增加近一倍(达到39.7%)。这主要得益于吉利德(Gilead)、礼来(Eli Lilly)、Tesaro、Clovis等公司近年来相继获批了重磅抗癌药,抗肿瘤市场竞争将越来越激烈。

NO.1 罗氏

抗癌药销售停滞

据EvaluatePharma预测,虽然到2024年,罗氏在抗肿瘤市场的霸主地位不会被动摇,但其销售额也不会出现明显增长。而抗肿瘤市场十强中,强生、辉瑞、阿斯利康、默沙东、艾伯维(AbbVie)与安斯泰来(Astellas)的销售额却有两位数的增幅。

罗氏抗癌药销售额面临停滞的一个主要原因是,生物类似药竞争对手正在磨刀霍霍,准备针对其“重磅炸弹”美罗华(Rituxan)、赫赛汀(Herceptin)和安维汀(Avastin)推出仿制产品。这些生物类似药预计将在未来几年陆续上市,其中一些已经登陆欧洲市场。

为了填补销售损失,罗氏将一部分希望寄托在肿瘤免疫产品Tecentriq上,该药目前获批的适应症有肺癌和膀胱癌等。不过,市场竞争激烈。分析人士表示,在最重要的一线肺癌治疗市场上,罗氏获得的研究数据不及默沙东。

这并不意味着Tecentriq无法在其它治疗领域占据主导地位,最新试验结果显示,Tecentriq可能会在一些重要的边缘领域找到用武之地。今年9月,罗氏表示,Tecentriq可以使广泛期小细胞肺癌(ES-SCLC)患者的生命平均延长12.3个月,而单独化疗为10.3个月。分析人士表示,获批用于这一治疗领域有望创造高达15亿美元的销售额。今年7月,Tecentriq成为同类产品中用于难以治疗的三阴性乳腺癌取得成功的首只产品。

罗氏还希望通过联合用药为老药寻找新的销售途径,其正在试验Tecentriq与安维汀组合,用于肺癌和肝癌等治疗。去年,罗氏获得FDA批准,将赫赛汀和新乳腺癌药Perjeta联用于手术后患者。

NO.2 新基医药

急寻来那度胺“接班人”

来那度胺(Revlimid)无疑是新基医药的抗肿瘤王牌产品,去年,该药创造了82亿美元的销售额,今年前9个月,该药销售额已达71.4亿美元。

不过,来那度胺也并非一路坦途。去年12月,新基医药表示,该药在一项非霍奇金淋巴瘤试验中未达到预期,从而无法实现到2022年凭新适应症带来5亿美元新增年销售额的目标。此外,生物类似药的威胁也步步近逼。

对此,新基医药开始寻找后续产品来填补相应的空白。去年夏天,其与合作伙伴Agios公司开发的Idhifa得到了FDA批准,这是一只用于治疗复发/难治性急性髓细胞白血病(AML)的药物,供IDH2基因突变患者使用。这一类患者在AML患者中的占比为8%~19%,新基医药预计今年将从该药获得5亿美元的收入。另外一只药物Vidaza也在AML治疗领域里发挥作用,今年前9个月,该药为新基医药创造了4.58亿美元的销售额。

泊马度胺(Pomalyst)是该公司另外一只“重磅炸弹”,在多发性骨髓瘤治疗领域里与“老大”来那度胺一起开疆拓土。今年前9个月,泊马度胺的销售额已达14.7亿美元。在骨髓瘤治疗领域,新基医药还有CAR-T药物正在进行临床试验,这些药物最终有望为泊马度胺提供支持。

NO.3 BMS

肿瘤免疫市场承压

由于在相关试验中的失败,Opdivo已经明显落后于Keytruda。后者在临床试验中相继取得的成功也对BMS造成了很大压力,在赢利丰厚的一线治疗领域,Keytruda已获得两项批准。一些市场分析人士表示,BMS要脱离困境,也许仍然需要一年或者更长的时间。

不过,Opdivo与CTLA-4抗体Yervoy的联合免疫疗法已获批用于黑素瘤初治患者与肾癌初治患者,成为这两只药的销售新动力。

在肿瘤免疫领域以外,BMS拥有白血病治疗药物Sprycel,以及新型多发性骨髓瘤产品Empliciti。虽然骨髓瘤治疗领域参与者众多(强生的Darzalex、武田的Ninlaro几乎与Empliciti在同一时间获批),但BMS和合作伙伴艾伯维正在取得进展。今年8月,FDA针对Empliciti作为鸡尾疗法的一部分,给予该药“突破性疗法”认定,用于先前至少接受过两次治疗的复发和难治性患者。

NO.4 强生

重磅抗癌药数量可观

与一些竞争对手相比,强生的抗癌药产品线规模并不大,但产品的竞争力强。2017年,强生有4只抗癌药是“重磅炸弹”。分析人士表示,今年强生获批的抗癌新药Erleada也是“重磅炸弹”级产品。

Erleada是强生重要抗癌药物阿比特龙(Zytiga)的后续产品。虽然有恩杂鲁胺(Xtandi)的激烈竞争,去年阿比特龙还是创造了25.1亿美元的销售额。Leerink Partners公司分析师预计,Erleada的销售峰值将达到13亿美元。

在多发性骨髓瘤治疗领域,强生也实力强劲,其与武田的硼替佐米(Velcade)长期占据市场主导地位。2017年,在强生负责的美国以外的市场,该药创造了11.1亿美元的销售额。同时,其后续产品Darzalex也表现出色,去年创造的销售额达到12.4亿美元。

Darzalex的潜力还将继续释放,今年5月,FDA批准将该药联合硼替佐米和强的松用于治疗以前未经过治疗、而且不适合进行移植手术的患者,使得Darzalex成为用于初治患者的首只单抗。

强生还与艾伯维共同拥有重磅抗癌药依鲁替尼(Imbruvica),去年,该药创造了18.9亿美元的销售额。今年8月,FDA批准将依鲁替尼与美罗华(Rituxan)联用于罕见血癌“瓦尔登斯特伦巨球蛋白血症”患者,使其适应症增加到9种。不过,阿斯利康的Calquence也将发起挑战,在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治疗领域,该药预计最终会胜过依鲁替尼。

NO.5 辉瑞

Ibrance一枝独秀

辉瑞的抗肿瘤产品非常丰富,也不乏新药,但在一些治疗领域,辉瑞的新产品排名靠后。

不过,Ibrance并非如此。该药在2015年成为首只上市的CDK 4/6药物,并且在竞争对手Kisqali和Verzenio上市之前就已跻身“重磅炸弹”之列。

不过,对辉瑞来说,在其参与竞争的众多抗癌领域里,并不都具备这种市场领先优势。以PD-1/PD-L1为例,辉瑞与默克(Merck KGaA)共同拥有的Bavencio在同类产品中位居第4,虽然其是首只获准用来治疗转移性Merkel细胞癌的药物,但它在肺癌治疗领域仍然远远落后,而肺癌正是肿瘤免疫最大的治疗市场。

辉瑞最新获批的两只抗肿瘤药Vizimpro和Talzenna竞争情势同样严峻。Vizimpro的竞争对手包括罗氏的Tarceva、勃林格殷格翰(Boehringer Ingelheim)的Gilotrif和阿斯利康的Tagrisso;Talzenna则需要在PARP抑制剂中突出重围,该市场已经有阿斯利康和默沙东的Lynparza、Clovis Oncology公司的Rubraca,以及Tesaro公司的Zejula。

不过,辉瑞还有其它“火力”。克唑替尼(Xalkori)虽然最近在临床试验中被其它的一线ALK阳性肺癌治疗药物超越,但该药去年的销售额已达到5.94亿美元。辉瑞与安斯泰来共同拥有的前列腺癌药物恩杂鲁胺为其创造了5.9亿美元的销售额,两家公司正在为该药寻找新用途。

与此同时,肾癌药物Sutent仍然在市场上大把吸金,而得益于肿瘤免疫联合用药,后续产品Inlyta也可能很快会发挥出更大作用。

NO.6 阿斯利康

十强排名进步最大

近年来,阿斯利康可能是在抗肿瘤领域中最投入的药企,EvaluatePharma预测其将成为抗肿瘤市场十强中排名提升最大的药企。

PD-L1抗体Imfinzi是一大推力。今年早些时候,该药获批用来治疗以前进行过治疗的三期肺癌,这是一个规模相当大的市场。不过,Imfinzi到底将能够为阿斯利康的业绩做出多少贡献还有待观察。不久前,该药备受关注的MYSTIC试验宣告失败。

尽管如此,阿斯利康已经在抗肿瘤领域获得了很大的成果。例如,其PARP抑制剂Lynparza今年上半年创造了2.69亿美元的销售额,随着该药新近被批准用于治疗乳腺癌,销售额还会走高。

此外,肺癌靶向药Tagrisso今年上半年销售额同比大增89%,达到7.6亿美元。该药还获准用于一线EGFR基因突变肺癌这一新适应症,销售额将继续走高。

阿斯利康还对Calquence寄予了厚望,该药在去年10月获批,预计其将在血癌治疗领域向依鲁替尼发起挑战。

NO.7 默沙东

Keytruda为主要动力

默沙东的Keytruda在肿瘤免疫领域风头正劲,但根据EvaluatePharma预测,到2024年该公司在抗肿瘤市场中的排名依旧不变。不过,届时默沙东抗癌药的销售额将比2017年增加90多亿美元,其中大部分将来自Keytruda。

肺癌是新一代抗癌药物竞争最激烈的领域,因为该市场规模巨大。目前,在这一治疗领域,Keytruda领先于BMS、阿斯利康、罗氏以及辉瑞/默克的药物。除肺癌以外,Keytruda还获准用来治疗头颈癌、宫颈癌、淋巴瘤等9种癌症。

但是,默沙东不会完全依赖于Keytruda。去年7月,该公司用85亿美元获得阿斯利康PARP抑制剂Lynparza一半的所有权。今年3月,其通过达成一项58亿美元的协议,获得卫材(Eisai)抗癌药Lenvima一半的所有权。

NO.8 诺华

被四药企“超车”

根据EvaluatePharma预测,到2024年,诺华(Novartis)将是抗肿瘤市场十强中唯一一家排名下降的药企。

2014年4月,通过资产置换诺华获得了GSK的抗癌产品组合,进一步增加了自己的实力。GSK的黑素瘤药物达拉菲尼(Tafinlar)和曲美替尼(Mekinist)等丰富了诺华的产品线。

当时诺华表示,计划完善达拉菲尼和曲美替尼的上市销售,将诺华打造成为黑素瘤治疗领域的领跑者。不过,随后Keytruda与Opdivo相继获批,从黑素瘤治疗起步,迅速成长为“重磅炸弹”。

与此同时,格列卫(Gleevec)的仿制药也被推向市场,这又吞噬了诺华的部分销售额。

当然,未来6年诺华的抗癌药销售额依旧会增长。这主要归功于CAR-T药物Kymriah。虽然早期遭遇了生产困境,但预计该药最终将引起人们的关注。此外,得益于去年获准用于治疗一线ALK阳性肺癌,色瑞替尼(Zykadia)应该也会为诺华的业绩作出较大贡献。

诺华也希望将Kisqali向前推进,这只用于治疗HR阳性/HER2阴性乳腺癌的药物将与辉瑞的Ibrance和礼来的Verzenio展开竞争,不过,其在市场的起步速度也许要慢于预期。

NO.9 艾伯维

依鲁替尼潜力待挖

2015年,艾伯维通过210亿美元并购将依鲁替尼收入囊中引起广泛关注。自那时以来,该公司一直致力于将抗癌药物纳入研发线。

其中一只新药是Venclexta。今年夏天,FDA批准将该药与美罗华(Rituxan)联合用于治疗某些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CLL)患者,这对其销售是一个极大的提振因素。因为此前FDA仅准许将该药用于17p缺失的患者(这类患者约占CLL患者的10%),而现在也覆盖了那些没有17p缺失的患者。分析人士表示,这一批准有可能促使Venclexta的销售额增加20亿美元。

对于依鲁替尼,强生和艾伯维仍然在全速向前推进,扩大其覆盖范围。艾伯维在达成交易时曾预测,该药的销售峰值将高达70亿美元。不过,依鲁替尼也遭遇了一些挫折。今年7月,该药针对初治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患者的一项Ⅲ期研究遭遇了失败,未能击败标准的化疗治疗方案。

艾伯维的抗肿瘤研发线还遭遇了其它挫折。今年3月,曾被认为很快将上市的ROVA-T由于试验数据令人失望,艾伯维不再寻求FDA对该药用于三线复发/难治性小细胞肺癌进行快速审批。

NO.10 安斯泰来

前列腺癌市场保持优势

多年来,恩杂鲁胺一直是前列腺癌市场的霸主,即使面临着阿比特龙的激烈竞争,其还将继续保持住市场优势。

2017年,恩杂鲁胺的销售额接近30亿美元。今年7月,该产品获得FDA批准,用来治疗那些还没有扩散的患者。业内观察人士认为,这一适应症可增加10多亿美元的销售收入。EvaluatePharma预测,到2022年,恩杂鲁胺将创造47.1亿美元的销售额,跻身全球最畅销15大抗癌药之列。安斯泰来并没有就此止步,其还在针对为恩杂鲁胺拓宽患者群展开研究。

不过,恩杂鲁胺的增长势头将取决于阿比特龙后续产品Erleada会造成什么冲击。Erleada也已获批用于非转移性前列腺癌,Barclays公司分析师Geoff Meacham表示,其与恩杂鲁胺的试验结果几乎没有差异。

安斯泰来还在帮助罗氏旗下子公司基因泰克(Genentech)销售埃罗替尼(Tarceva),但该产品也面临着激烈竞争。其中,阿斯利康研发的Tagrisso在试验中超越了埃罗替尼所带来的生存期好处,而辉瑞的Vizimpro在得到FDA的批准之后,也挤入了这一治疗领域。ceva),但该产品也面临着激烈竞争。其中,阿斯利康研发的Tagrisso在试验中超越了埃罗替尼所带来的生存期好处,而辉瑞的Vizimpro在得到FDA的批准之后,也挤入了这一治疗领域。

Tags:

责任编辑:露儿

图片新闻
中国医药联盟是中国具有高度知名度和影响力的医药在线组织,是医药在线交流平台的创造者,是医药在线服务的领跑者
Copyright © 2003-2017 中国医药联盟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