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药市场 > 市场动态

仿制药难成药神:药企二季度并购数量居首

2019-08-21 17:13 来源:每经网 点击:

8月20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到哈药集团生物工程有限公司,了解企业药品价格、生产研发以及减税降费是否到位等情况。此前国家陆续出台政策全面跟进“带量采购”,标志着部分药品全国性降价通道的开启。

目前,以仿制药生产占大多数的国内药企正在面临市场利润收缩的考验,不少企业已经开始从供给侧进行改革,以并购为抓手拓展企业的多层次发展格局。

清科数据统计显示,2019年第二季度,生物技术及医疗健康产业的并购案例位居榜首,共计49笔。尽管数量有限,但有分析指出,有意改善业绩的企业将不得不在主动收购与被他人收购之间作出选择。

仿制药企业产能过剩问题突出

随行就市的投资生意有时候是残酷的,“估值称霸”很难长久,这在时下的生物医药领域尤为多见。上周,哈药股份的一则要约收购计划,再次令业界对仿制药企业的发展现状唏嘘不已。公告显示,控股股东哈药集团通过增资扩股方式引入重庆哈珀以及黑马祺航,总增资12亿拿到15%股份,哈药集团长达十五年之久的平均股权结构结束,哈尔滨国资变成参股。

事实上,哈药股份早在2017年就曾有中信资本对其抛出“橄榄枝”,提出29亿人民币通过增资控股的方式入股,彼时拟控股比例为60%,投后估值在193亿元,但哈药集团没有接受。时至今日,公告当天的市值已徘徊在80亿人民币上下。

不过,哈药股份的态度转变与其所在的行业不无关系。要知道,中国药企在过去的十年间已陆续走过保健品、仿制药时代,现在已经进入创新药时代。而哈药股份是国内的仿制药大户,此前亦有1.6亿扩充产品线引入境外仿制药的计划公之于众,此举被视为其拯救长期业绩欠佳的抓手之一,但却并没有带来多少回报。截至2018年,该公司销售业绩连续6年下滑,当年净利润下降达15%。

有分析指出,国内药企仿制药产能过剩的问题比较突出。有券商分析师就表示,因为创新药的研发和临床过渡时间周期较长,再加上专利转让及风控合规审核的时间、金钱成本,多数企业并不能“说转型就转型”。而对国内企业而言,仿制药企业的经营还需紧跟政策在市占率和价格方面做保障。

不过,国内在2018年前后持续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试点”,在“4+7试点城市”率先推行带量集中采购、确保药品质量疗效的前提下,推动药品降价和仿制药替代。这样一来,医药行业的发展模式产生深刻变革,仿制药的微利时代已经来临。

受此影响,仿制药企业陆续出现“量价齐跌”之势。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统计,截至2018年12月6日,“4+7”带量采购的产品中标价格平均下降52%,部分药品价格下降高达96%,二级市场医药股票应声大幅下跌。记者翻阅多数生产仿制药的上市公司年报发现,多数企业的净利润增速在去年明显放缓,甚至出现负增长。

对此,民生证券分析认为,随着带量采购的全面推进,越来越多过专利期原研药、仿制药将持续降价,与之同步,这一领域的市场竞争也将更加激烈。而为推进行业整合,并购是快速丰富产品线的有效方式。并购扩张将成为国内仿制药领域的趋势,这意味着这一领域终将有大体量的巨头企业诞生。这样除了衍生新的创收机会,还能对现有仿制药生产格局进行优化,为从低毛利仿制药向高毛利仿制药发展探索机遇。

二季度生物医药并购火热

可见,竞争更激烈、利润更微薄,正是当下国内乃至全球仿制药产业的真实写照。事实上,在政策调控下的“后仿制药”时代,部分跨国药企正在通过并购之策抱团取暖。

在与中国有关的跨国并购交易中,2019年4月23日,礼来制药向亿腾医药出售旗下抗生素产品“希刻劳”和“稳可信”在中国大陆的权利,以及位于苏州的希刻劳生产工厂;2019年7月8日,GSK将其全资子公司GSK(苏州)以不超过2.5亿元出售给复星医药控股子公司重庆制药。

本土企业中,也有很多仿制药企业加紧了并购的步伐。以信立泰为例,仿制药占据其营收近九成,在适应“4+7”带量采购阶段,该公司利润大幅下降,大部分仿制药企业毛利润都降低于20%。

记者在信立泰2018年年报数据中发现,该公司期末长期股权投资金额达到3.38亿元,已占总资产比例的4.27%,这一数据比2017年末增长了近3.35%。公司对其变动进行了说明,即较2017年末增加2.74亿元、增长433.15%,“主要是报告期增加了对金仕生物科技(常熟)有限公司、四川锦江电子科技有限公司、M.A. MED ALLIANCE SA的投资”。与此同时,其商誉指标也较2017年末增加2.94亿元、增长337.06%,主要是报告期内收购苏州桓晨医疗科技有限公司形成的。

此外,该公司在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和开发支出项目报备等方面,分别较历史同期增长约45.53%和101.31%。无一例外,这些开支和投资项目均指向生物医药类公司及相关产业的并购和资产购买。

有私募基金经理对记者表示,当下的生物医药类个股处于偏低估值,但仅凭这一指标难以给出中长期投资的建议。该基金经理表示,“带量采购下的企业利润缩水需要从供给侧进行改革,如果现阶段不对企业资产结构进行重新取舍和调配,未来营收数据也不是没有继续下滑的可能。”

他同时指出,此前由于政策以及本土药品质量难以满足临床需求等原因,过专利期原研药仍然保有市场和价格优势的时代将一去不复返。也就是说,即便部分仿制药的药效具备优势,但在药价普降的引导下,仅凭仿制药谋生显然不是长久之计,需要多种产品线互为补充。“叠加信息产业的创新,未来生物医药领域可以在‘互联网+’、5G和物联网应用等方面发挥掘金优势。”

事实确也如此。在国内的并购市场中,二季度的整体并购金额相较去年同期有所下降。清科数据统计显示,2019年第二季度,中国并购市场共完成并购交易378笔、同比下降39.7%、环比下降14.1%。但与此同时,生物医疗领域却表现活跃,按并购案例数来看,二季度排名前五的行业中,生物技术及医疗健康产业排名第一,总案例数已达49起,大幅领先排名第二的IT产业(32起)。

尽管数量仍十分有限,但或与企业整体战略相关,前述基金经理表示,由于成熟医药企业本身都具有一定规模,不同的股权架构或将延长意向双方在股权流动方面的时间,但确定的是,有意改善业绩的企业将不得不在主动收购与被他人收购之间作出选择。

Tags:

责任编辑:露儿

图片新闻
中国医药联盟是中国具有高度知名度和影响力的医药在线组织,是医药在线交流平台的创造者,是医药在线服务的领跑者
Copyright © 2003-2017 中国医药联盟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