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药市场 > 药品价格

“阿莫西林们”的全国砍价战

2020-01-07 15:28 来源:华夏时报 点击:

核心提示:要说医药圈在2020年的第一件大事,那就是第二轮国家级药品大型“团购”——全国药品集采的开启了。

要说医药圈在2020年的第一件大事,那就是第二轮国家级药品大型“团购”——全国药品集采的开启了。

2019年12月29日,上海阳光采购网宣布将开展第二批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工作,此次参与带量采购的共有33个药品品种,50个品规,将于今年1月17日在上海开标,药品价格有望继续大幅降价。

新一轮集采政策有多处更新,伴随着相关政策更加体系化,医改进程也进一步深化。

政策微调药价再下压

回顾集采医改路程,2018年年底,首批“4+7”药品带量采购工作启动,在北京、天津、广州等11个城市(简称4+7城市)进行试点,25个中标药品平均降价幅度为52%。2019年9月起,中标药品从11个试点城市向全国扩容,25个中标药品在原来的降价基础上平均再降25%。

和第一轮带量采购相同,通过提前明确公立医院药品采购量,各厂家进行报价及议价,价低者中标,实现以价换量。不同的是,这轮入围企业数量大大提高,不再局限于3家,申报企业如果等于或者超过9家,最多入围企业可以达6家。同时,此次集采首次设置了最高有效申报价,相当于为企业报价设置了“天花板”,最高有效申报价虽暂未公布明确的制定原则,但基本不高于当前市场最低中标价,分析人士表示,这意味着与“4+7”试点和上一轮全国集采相比,降价力度更大。

实际上,就在第二轮集采政策颁布当月,药企主动降价的大幕已经拉开。海南、江苏、浙江、甘肃、贵州等省份陆续公布常用药主动申请降价的消息,涉及品种数百个。其中,根据海南12月16日发布发通知,149个降价品种中,多个大品种降价幅度甚至逾90%。

根据最新规定,全国实际中选企业为1-3家的,可分别独占首年约定采购量计算基数的50%、60%、70%。全国实际中选企业为4家及以上的,则将分享首年约定采购量计算基数80%的市场。

在品种方面,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他达拉非片、注射用紫杉醇(白蛋白结合型)、安立生坦等品种并不是新版国家医保目录产品,却被纳入到国家带量采购范围之中,意味着国家联采的趋势有从医保控制转向患者需要的层面。同时,阿比特龙、阿卡波糖、克林霉素等年销售额过3亿元的品种都被纳入。

在33个品种中,阿莫西林、格列美脲对应的可参选药企数量最多,分别为8、6家。根据不完全统计,恒瑞医药、中国生物制药、复星医药涉及品种最多,均在3个及以上。

与此前网传的35个品种相比,此轮药品名单中少了二甲双胍口服常释剂型与二甲双胍缓控释剂型。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创始人史立臣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二甲双胍没有进入本次集采范围,我觉得不是可以值得考虑的问题,因为本次集采加上上次集采总容量不大,在国家集采体系化建设程度越来越大,那么进入的药品数量也会越来越大,未来有可能进去。”

记者发现,第二批集采政策还有一个较新的规则:确定了对入围企业可以选择供应地区的标准。在拟中选企业统一进入供应地区确认程序上,第一顺位企业优先在供应地区中选择 1 个地区。优先选择完毕后,从第一顺位企业开始所有拟中选企业按顺位依次交替确认剩余地区,每个拟中选企业每次选择 1 个地区,重复上述过程,直至所有地区选择确认完毕。

“既然已经确定是全国性市场采购,不是区域性试点采购,那么为什么又出现了供应地区选择的政策?我也问了一些药企如果参与,对这一点怎么看,都说不太清楚,”史立臣对记者表示,“第一顺位的肯定是价格最低的,依次逐渐价格拉高,那么第一顺序选择完区域之后,其他的区域被其他顺位选择,其他区域就没办法获得最低价格,那么就会存在有些区域能买到价格最低的产品,有些区域只能支付比较高的价格。”

洗牌之下的药圈

“大量的企业在探索转型,对产品结构进行优化,哪些要重点研发,哪些可以收购,哪些业务单元板块需要聚焦……当然转型企业的数量最多占30%,大部分企业还是‘懵’的,观望心态特别严重,政策辐射内的市场不参与,只在政策外市场跑,所以,这个行业在未来3-5年对企业的淘汰会加速。”对于政策冲击下的药圈发展整体状况,史立臣有感而发。

在国内医疗改革的浪潮冲击下,不同细分领域的药企各谋生路。

和去年一样,在这轮集采荡涤下,能够获益的企业,主要还是原料药一体化的企业,包括京新药业、华海药业、海正药业、齐鲁制药等。

对于原研药企的角色,史立臣对记者称,原研药企的原料药是全球采购,在与国内仿制药企业竞争之中,不一定吃亏。同时,大部分仿制药企业在原料药方面早已布局。

此外,在国内市场上,仿制药逐步取代原研药将是必然的趋势。不少企业把目光转向了海外,但通过FDA标准的审核也是一大关卡。

在从业人员层面,不论大小企业,在整个2019年的人力变动不时见诸报端,医药代表裁员潮屡见不鲜。对于这一现象,史立臣表示:“营销模式需要转型,但是搞不清楚状况的企业在一味裁员,其实真正该做的是优化组织结构、人员配置,同时优化经营结构,剥离不重要业务板块。带量采购并非就意味着不需要销售人员了。”

他认为,未来医药代表行业会形成明显的分化,比如分学术、商务、基层等方向进行区分配置。“带量采购才33个品种,占中国药品总量的比例还太少,很多企业都没有参与到政策之中,所谓‘大规模裁员’的数量也有限。同时企业越来越重视政策外市场,这一领域药价可自主控制,而人员是必需。”

随着此前取消药品加成、“两票制”的落地实施,医疗改革继续深化,如今,以“一致性评价”带路的全国集采,仍旧以仿制药为主,从第一轮实施效果上来看,在减轻医保负担的同时,为患者提供了更加质优价廉的药品。2020年起,“带量采购”+“国家医保准入谈判”仍是医保部门对药企进行大力度压价,医保基金“腾笼换鸟”的重要政策手段。

Tags:

责任编辑:露儿

图片新闻
Chinamsr医药联盟是中国具有高度知名度和影响力的医药在线组织,是医药在线交流平台的创造者,是医药在线服务的领跑者
Copyright © 2003-2019 Chinamsr医药联盟 All Rights Reserved